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1138 價值無可估量

米耶拿出了《諾之誓約》,在這里的每個人都是臨神境,接近法則程度的人,所以,僅僅用了三天,所有人就已經學會。在所有人都用諾之誓約立下誓言之后,才開始了正式的知識交流。不過,說是交流,其實更多的,可以算得上是一種知識的交換才對。
  米耶是第一個,那么白易就是當仁不讓的第二個,想了想,白易拿出了《異血真靈》。
  當白易拿出這個之后,其他人頓時開始查閱。
  “肉體和靈魂的變化之術,這個沒有多少作用吧,幾乎每一個頂級高手都可以做到這一點。”斑加說道。
  wánロ巴,☆.○≮.£“不對,真正重要的是血脈的力量!”另外一邊的墨野都天搖頭。
  “沒錯,真正重要的是轉形體,這是一種借助異種血脈,轉化成為另外一種形態的強大秘術。斑加你也不用一直針對白易,在這里所有人都是公平的。你自己看下去,后面有詳細的推演方式,即便自己體內沒有血脈力量,但是如果獲得了其他強大生物的原血的話,也可以修煉出異血真靈,擁有一部分遠古生靈的天賦和力量。”米耶平和的說道。
  “有意思,我以前就得到了三滴九翼魔龍的心頭血,原本是想要煉制魔藥的,卻又找不到合適的人。現在看見這份《異血真靈》的功法,突然發現留下來真是太好了。”那邊的修羅星域的森羅突然興奮的說道。看他那激動的樣子,顯然已經在開始推演,該如何利用九翼魔龍的心血,練出一具異血真靈了。
  不僅是森羅,其他人也差不多,比起之前米耶拿出《諾之誓約》的時候更加的興奮。追究其原因的話,就是用途不同。
  諾之誓約確實很玄奧,但是用處其實并不是很大,主要就是防止對方違背誓言而已。而且還是只能自己用,比如,如果你需要一個你的對手許下諾言,還需要對方不反悔的話,你究竟是讓他許下普通的誓言還是諾之誓約?
  如果是諾之誓約,你究竟是告訴對方還是不告訴對方?
  所以諾之誓約看上去更玄奧,但是其實用途并不是很大。這玩意,在耶諾星域估計屬于誰都知道的東西,否則不知道還許個屁的誓言。但是,追究其玄奧程度和法則程度的話,你又不能說這個東西沒有價值。
  而白易拿出的《異血真靈》就不同了,如果擁有機遇的話,就可以獲得某些先天生物的原血,然后練出異血真靈。要知道,某些先天生物可是擁有很特別的力量的。否則剛才森羅也不會這么興奮了。
  “我先問一下,標準,是以第一個為標準吧。”興奮之后,森羅問道。
  “當然!”白易點頭。知識和功法,本身就沒有絕對等值的東西,萬一隨著一個一個人拿出來,越來越神秘,或者越來越低級,都不合適。
  “那么好,我的是這個。”森羅說道,然后拿出了一冊黑氣繚繞的鬼劵。
  《修羅鬼身》!
  白易也不是第一次看見修羅星域的高手使用這個東西了。這也是一種非常強大的秘術,而且屬于外在力量,鬼身即使被破壞,對本體的傷害也不是很大。
  森羅之后,正好以順時針的方向,輪到了斑加。斑加想了想之后,拿出了一冊功法。
  《相悖驅逐》!
  “這什么東西,不過就是一種驅逐異種力量的秘術而已,斑加,你可不要自作聰明,這里每個人可都不是笨蛋。”森羅在斑加拿出了這個所謂的秘術之后,很快就查閱,但是卻立即就皺起了眉頭。因為這個所謂的相悖驅逐,就是一種驅逐隔離異種力量的方式而已,根本就看不出來多少價值,起碼,和白易與他拿出來的東西相比真的不算什么。
  “哼哼,你仔細看呢,難道就沒有人看出這東西的價值嗎。”斑加沒有反駁,只是看向其他人。
  其他人原本也覺得斑加是在作死的,但是聽他這么一說,不由開始仔細的體悟。
  這東西,怎么看在烏迪星域都屬于不太重要的秘術那種,這有什么價值。原本,白易也是這么認為的,但是在知識之腦的細細推演之下,卻逐漸出現了另外一個分支。或者說,斑加已經在上面提點過了,但是卻并沒有完善。
  “絕對提純!”
  “嗯……!”斑加頓時看向白易,眼中一抹驚訝。然后再次一抹,之前掩飾在功法里面的東西,頓時現了出來。
  “相悖驅逐,在烏迪星域確實算不上是什么特別珍惜的功法,不過我卻在研究這個時候,發現了力量的相悖性。你們都知道,烏迪星域修煉的是負面力量,和正常世界的很多力量都是抵觸的,而我發現,在驅逐相悖力量的時候,如果方法合適,那么就可以利用相悖的力量,提純出絕對精純的力量。”斑加一邊說,還一邊作出演示。
  在斑加的手上,洶涌的負能量出現,將房間里面的基礎能量席卷一空,然后逐漸的驅逐壓縮,無數的雜質被排了出來,幾個小時之后,在斑加的手上,浮現了一滴晶瑩無比的力量原液。
  “如何,最純凈的力量原液,如果你們體內的力量可以完全轉變成為這種方式,提升有多大,我就不多說了吧。”斑加說道。
  “真是狡猾!”
  “同意,斑加很狡猾。”
  “不過確實有價值。”
  這里的人每個都是高手,領悟能力非凡,在斑加開始演示的時候,就看出來《相悖驅逐》的真正價值。確實如同斑加所說,利用相悖的力量提純出絕對精純的力量,如果完全轉化的話,那么這里的人實力提升絕對不止一個檔次。但是,這個功法基本也屬于雞肋,比如斑加自己,擅長的就是負面力量,他能精純提取的,也只能是正面力量。但是正面力量對斑加來說有用嗎,沒用。
  一個修煉黑暗力量的人想要提純黑暗力量,就必須借助巨大的光明力量。
  尼瑪如果都能光暗同修了還至于這樣嗎。
  所以說,雞肋!
  但是你又不能說這東西沒有價值,因為如果修煉出來的話,確實可以提升不止一個檔次。
  “難道要到死對頭那邊去修煉?”巴米亞星域的墨野都天說了一句,臉都皺起來了。
  最后,所有人還是只能苦著臉承認斑加拿出的東西確實還是擁有對等價值的。很顯然,從一開始,勾心斗角就已經開始了。前面拿出來的東西絕對是有價值的,但是,想要用得上的話估計也不是這么容易,多半都屬于那種雞肋的。幸好,所有人早就已經預料到了這一切,所以也沒有過于在意。
  到最后,真正重要的東西,總會拿出來的。
  《諾之誓約》
  《異血真靈》
  《修羅鬼身》
  《相悖驅逐》
  《惡之業火》
  《意識分化》
  《星衍術》
  《道界投影》
  各種各種的,不僅是功法,還有某些方面的特有知識與體悟,全部隨著交流而出現。所有人都在瘋狂的吸收著這些知識,然后和自己原本的所學體悟融合。可以說,每一個人都可以感覺自身在進步,不是實力的進步,而是眼界的拓寬,簡直和之前不可同日而語。這里的每一個人,都來自不同的星域,又全部都屬于各自星域的頂端。像這樣可以坐下來交流的機會,估計不會有第二次了。
  如果可以出去的話,那個人不知道將會獲得多大的財富。
  但是,如果不能出去的話,就只能帶著這些東西前往墓地。因為誓言的約束,連記載下來等待傳人都不可以。
  在融合這些知識的時候,所有人也在瘋狂的思索著離開這里的辦法。甚至,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停止交流,然后分別去測試外面的宙界微生衍化大陣。離開這里,才是最大的目的,否則不管他們得到了多少東西,都毫無意義。
  一年之后,伊斯特星域??序神系的弗倫漢坦踏入了外面的宙界微生衍化大陣里面。
  其他十一人全都目送著他,畢竟不管怎么說,他們十二人在這一年里面也可以算得上是論道的道友了。
  “有個不情之請,如果我死在陣法里面的話,各位如果哪位出去了,有機會幫我去伊斯特星域帶一句話吧。”弗倫漢坦說道。
  “這個可以,但是并不保證。”
  “當然,我并不強求,畢竟大家都是來自于不同的星域。”弗倫漢坦說出了自己的‘遺言’。
  很快,弗倫漢坦就進入了宙界微生衍化大陣,然后消失在里面。所有人都不知道弗倫漢坦究竟是失敗了還是成功了,直到過了三天之后,一冊知識文本從外面飛了進來。所有人頓時知道,弗倫漢坦已經失敗了,這是所有人約定的,帶在身上作為標記的一冊知識文本,如果出去了,就不會再回來的。
  每個人的心里說不出來的怪異,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悲哀。作為競爭對手,出去的人越少,他們在這里收獲的各種知識和功法就越是擁有價值,如果是獨一份的話,那么價值就更是無可估量。
  但是,原本一起交流的道友就這么死掉了,總有一種兔死狐悲的感覺。
  或許,他們就是下一個!
  而現在,又過了一年,所有人都可以感覺自身力量更加的衰弱,留給他們思考和準備的時間,已經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