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1136 琢磨不透的白易

白易的話,頓時就讓停留在知識殿堂里面的十六人臉色大變。“這位朋友,你的心似乎太大了一點吧。”之前幸災樂禍的那個烏迪星域的高手斑加頓時狠狠的說道。
  “你以為我會動手嗎。”白易很隨意看了對方一眼,然后笑道:“不對哦。”
  “嗯?”
  其他人在詫異的時候突然發現,什么東西正在從外面的宙界微生衍化大陣里面飛出來。這是……之前兩個死在宙界微生衍化大陣里面的高手的儲物戒指和項鏈。那一枚修羅星域的儲物戒指在飛過白易的時候,頓時被白易抓在了手上。而另外一條項鏈,則是被其他兩個反應快的人抓住了。
  兩人快速的交手,瞬間分出高下,結果還是其中一人技高一籌,將項鏈的鏈墜抓在了手上,而另外一人則是只抓到了沒什么用的鏈子。
  這個時候其他人也反應過來,立即就想要出手爭奪。
  一個不對,估計就是混戰的開端。
  “等等,我想,現在我們需要將現在的情況做一個細致的摸索才是。”抓住了鏈墜的那個高手突然開口說道。并且,這家伙還松開了左手,讓鏈墜靜靜的朝著里面飄了出去。這個自動放棄的舉動,頓時就給所有人一個簡單的暗示,他真的沒有壞心。
  而其他的高手看見這個人將鏈墜松開,原本一觸即發的氣氛頓時緩和。而且,居然沒有任何一人去再次爭奪那個鏈墜,任由鏈墜朝著中心飛去。
  “這是什么情況?”一個人問道。
  “大概,這位新來的朋友最清楚吧。”之前抓住鏈墜的那個人看向白易。
  “非常簡單的問題,天希祖帝不允許任何人帶走這里的知識文本。外面有一個恐怖的殺陣,出去之后就會被滅殺,在人被殺死之后,知識文本就會被重新送回這里。”白易說道,識感強行滲透手中的儲物戒指。過了一會之后,白易直接破開了這個戒指,然后將里面的知識文本拿了出來。
  所有人都看著白易的舉動,然后頓時發現,這些知識文本在離開白易的右手之后,立即朝著原本的位置飛去。而那個修羅星域的儲物戒指卻完全沒有移動。
  這樣的變化,毫無疑問證明白易沒有說假話。
  “owngyojwoogn,儲物物品里面的東西居然也可以被感應到?”一個巴米亞星域的人說了一句。不過,他卻是用的巴米亞星域的語言,頓時有幾個人皺起了眉頭。
  “用太陽系的語言!”
  “額!”這個家伙都愣住了。
  “什么時候太陽系的語言居然成為通用語了。”這個家伙無奈的牢騷了一句。
  其他人聽見這家伙這么說,不由也愣了一下,什么時候,當然是他們前往太陽系的時候了。那么多星域都在太陽系上面搜尋了幾十年,那里又不排斥任何種族,所以他們當然就將太陽系的語言完全學會了。原來不知不覺間,太陽系的語言居然成為東上天各個星域之間的通用語了嗎,好像所有人都聽得懂,交流起來也方便。
  “別說這些廢話,你剛剛說的是什么意思?”一個人不耐的說道。
  “我是說,儲物物品里面的東西也可以感應得到嗎?”
  “天希祖帝與世界相合,lv6,那是我們都不曾進入的境界。你們也得承認,如果正面對上,這里任何人都不是他的對手,所以,有什么無法理解的,僅僅是我們的境界不夠而已。事實很明顯,如果在外面的陣法里面死去,這些知識文本就會自動飛回來。因為,這可不是留給各位的東西。”白易說道。
  “那是給誰的?”
  白易頓時輕輕的一笑:“傳承者。”
  “傳承者?”
  白易就沒有繼續解釋了,而是朝著剛才飛出去的知識文本走了過去,然后翻開其中一冊。白易的身邊出現了一道識感之光,在白易用識感掃描知識文本的內容的時候,也同時將上面的各種知識巨細無遺的全部復制了一份下來。
  其他人看見白易的動作,不由升起了一個猜測。
  “會不會是我們帶著這些知識文本,所以才會遭到攻擊?”其中一人問道。
  其他人聞言,頓時有人雙眼一亮:“或許有這個可能。”
  “那么,要嘗試一下嗎。”
  只是,這個提議一出來,頓時所有人都啞火了。因為,誰都不敢去冒這個險,雖然現在外面看上去已經一片風平浪靜,但是誰都知道,陣法還在那里。沒有確定的事情,誰敢拿自己的小命去嘗試。
  “我想,各位有什么想法最好是快點,你們應該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變化。這里可是無時無刻不在強行抽取著我們的力量。”一個業蛇星域的人頓時說道。
  “啊,死了!”這個業蛇星域的人剛說完,不遠處一個塞恩佛諾星域的人就死掉了。
  “塞恩佛諾星域的人,嘖嘖,真是可憐。聽說這個星域的人最擅長的是科技領域,個人武裝非常的厲害,最頂尖的堪比我們這種程度的實力。不過看上去,這種陣法就是他們的絕對克星啊。”一個修羅星域的人滿臉的揶揄和嘲諷。
  其他人也看得出來,這個陣法是強制抽取他們的力量,幾乎任何防御力場都沒有作用。其實,這種抽取并不快速,如果他們靠自己的力量抵抗的話,堅持個幾年或者十多年都不是問題。但是,這對于塞恩佛諾星域的人來說就是倒了大霉了。不管塞恩佛諾星域星域的個人武裝怎么厲害,他們本身還是無比脆弱的,所以這個塞恩佛諾星域的家伙才堅持了不到這么一會就掛掉了。
  個人實力,真的很重要。
  白易也看了一眼這個倒霉的塞恩佛諾星域的家伙,原本依靠頂級的諾圓武裝,在外面的話,這家伙其實是可以和很多人打成平手的,結果就這么簡單的死在了這里。
  很多人都對這個死掉的塞恩佛諾星域的倒霉鬼留下的諾圓武裝非常感興趣。一個毫無力量的人利用這個都可以達到臨神境的程度,那么這東西由他們來使用呢?即便不能完全照搬,憑借他們現在的水平,借鑒也是可以的。
  只是,雖然很多人都有興趣,但是這里一共十多個人在這里,居然沒有誰敢上去。
  因為,所有人都害怕先升起這個念頭之后會招到其他人的圍攻。
  結果,還是那邊的白易在將之前的知識文本全部復制了之后,才朝著這里走了過來。當白易走過來的時候,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視在白易的身上。這個最后才進來的家伙,雖然什么都沒有做,但是幾件小事情,就讓所有人都不敢小瞧他。
  諾圓武裝,白冥樓也得到過幾件,雖然是殘破的,但是基本的原理還是懂的。
  右手虛化,白易直接插入了諾圓武裝的里面。
  白易的動作,讓四周原本觀看的人眼睛都瞪大了,尼瑪居然直接穿透了過去。要知道,雖然這個塞恩佛諾星域的倒霉蛋已經死掉了,但是諾圓武裝并不是依靠他們的力量來驅動的,所以原本的防御場依舊存在。結果,白易的手臂就這樣穿透了過去。
  這究竟是什么力量?
  其他人原本就對白易很重視,這個時候更是帶上了一絲凝重。
  思感神經模擬,白易的識感按照白冥樓得到的諾圓武裝上面的資料,進行了模擬。很快,原本還一直運行的諾圓武裝頓時就停止了下來。其他人的神經幾乎完全繃緊,雖然還沒有決定是否要搶奪,但是如果白易敢輕易的將這東西據為己有的話,絕對會遭到他們的攻擊。
  出乎意料的是,白易右手抽出來一個儲物格,然后輕輕一推,已經合攏成為一個圓球的諾圓武裝直接就停留在最中心。
  “就放在那里吧,喜歡研究的可以去摸索一下。現在也不用考慮歸屬問題,能夠出去再說,不能出去說什么都是白搭。”白易說著,已經打開了那個儲物格,各種知識文本頓時飛了出來。
  這個塞恩佛諾星域的家伙搶到的知識文本也飛了出去,朝著原本的位置落下。
  白易又繼續像之前一樣,不疾不徐的朝著那些知識文本走了過去,然后記載在識感之光上面。
  白易這不疾不徐如同在圖書管瀏覽的舉動,頓時讓四周的所有人都摸不準了。
  特別是之前那個烏迪星域的人,更是想起了剛才白易說的話‘你以為我會動手嗎,不對哦!’這家伙,不會是清楚的知道這個陣法的恐怖,所以就等著他們一個接一個的掛掉在這里吧。想到這里,斑加看向白易的眼中,浮現了一絲驚恐。
  “斑加,你怎么了?”另外一個烏迪星域的高手頓時問道。
  “不,沒什么。”斑加重重的搖了搖頭,然后回答到。
  其實白易已經分析出來,這里的所有人都占據著一絲生機。首先,這并不是完整的宙界微生衍化大陣,已經分散成為很多個部分。其次,這里是天希祖帝留給后人的傳承之地,所以并不會破壞里面的地方,這就是他們的機會。否則,真正的殺陣絕對不會像現在這么安靜,估計早就死了不少人了。
  不過,雖然這是一個生機,但是想要抓住,也不是這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