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111 食靈蝶


  “他沒事,你們那個同伴不需要救治嗎,既然這個奧科特是你們的伙伴,應該知道怎么解除這種膿液的腐蝕刺激吧。”白易雙眼變回正常,然后說了一句。聽見白易這么一說,兩人才注意到之前被奧科特膿液濺到,身上都腐蝕出不少小洞的同伴。
  “塞繆爾!”
  這兩個人頓時大為焦急,然后急急忙忙的在身上找出一些自己調配出來的植物粉末,就要朝著那個塞繆爾的身上倒上去。既然奧科特是他們的伙伴,那么怎么應付這種肉包里面的膿液肯定是早就知道的。不過那個塞繆爾用手攔住了兩人,“不用了,我自己已經上好藥了。”
  語氣淡淡的!
  白易可以聽得出來,這個叫做塞繆爾的人語氣里面有淡淡的憤怨。說得也是,同樣是伙伴,他為了抱住奧科特,結果受了誤傷卻沒有一人先想到他。不過這不是白易想要理會的事了,別人隊伍里面的關系如何,白易才不想理會。
  這個時候,被白易催眠的奧科特也爬了起來,還有些傻乎乎的。
  白易并沒有最大限度的催眠,他才沒有這么好心呢。催眠進入深層睡眠,對于肉體和靈魂的調和非常有好處,白易留給自己人都來不及,怎么可能會平白的幫陌生人。要知道,白易的雙眼也并不是可以無限制使用的,特別是這種動用異種能量的逆花瞳。
  “我這是……我怎么了?”
  “奧科特,你醒了?”對面的那個隊長驚訝的說道。
  雖然白易并沒有深度催眠,但是這也足夠讓他們所有人驚訝的了。要知道,在外界,現在所有人最怕的就是進入戰斗和刺激什么的,如果不小心進入了兇暴狀態,那么能不能夠醒來,就只能看運氣了。要知道,即使是原本的伙伴,也很少會冒著危險去阻止兇暴種的。確切的說,是沒有足夠有效的方式去阻止兇暴種,進化人類目前發現的植物藥性并沒有強大到立竿見影的程度。
  “茉茉,那些兇魂在什么地方?”
  “沒有跟過來,不過具體在什么地方就不知道了。”茉茉望了一下,然后說道。
  聽見兩人的對話,所有人才重新回過神來,然后打量著周圍的環境。坦白說,在這種墓地里面,還是鬧鬼的城市,這種感覺可真是一點都不好受。幸好,所有人都不是普通人,在最初的慌亂之后,也逐漸平靜下來,就連那四人,也跟在白易他們后面進入了教堂。
  進入教堂里面,沒有看見那些墓地之后,感覺總算好了一點。
  “抱歉,抱歉,剛才我們太緊張了。”那個隊長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差距太多了。
  “我是這個小隊的隊長,叫做肖!”
  “白易!”
  “白易?”
  “你真的是白易?”這幾人驚訝的問道。
  “我有必要撒謊嗎。”
  “不是不是,只是沒有想到,居然會在這里遇見你,真是謝謝了啊,如果不是你和俞寒公布出來的關于活性細胞的資料的話,新西蘭肯定有更多的人陷入兇暴狀態無法恢復的。”肖立即激動的說道。白易和俞寒在現在新西蘭大部分的進化人類眼中都有不錯的聲望,這種感覺,就好像是前世看見明星一樣,當然,或許還有別的期待也說不定。
  “剛才你使用的方法,是新的應付兇暴的辦法嗎?”肖繼續激動的問道。
  這就是他們激動和期待的緣由了,或許,在很多人眼中,白易和俞寒他們肯定知道更加詳細而有效的應付兇暴期的辦法。這是人的常見心態,有好東西,怎么可能那么無私的全部告訴所有人呢。
  “嗯。”白易看了肖幾人一眼,點點頭。
  “真的真的,這是什么辦法?”
  “催眠!”
  “催眠?”
  “怎么催眠?”
  “或許是基因融合的原因吧,我擁有簡單催眠的能力,但是具體怎么回事我就不知道了。就好像你說不清楚你們自身的能力是怎么出現的一樣,現在的你們也不具備可復制性。當然,如果你們還有其他的方式可以催眠的話,也許也可以試試。”白易說道。
  “真的是這樣嗎,你不會是故意不說吧。”
  白易看了奧科特一眼,沒有繼續說下去了。他解釋這么多,已經夠慷慨了,如果這群人不知好歹繼續問東問西,那么白易不介意讓他們知道什么叫做分寸。幸好,對面的那個肖不愧是隊長,也知道不宜問得過多,立即拉住了同伴。
  突然之間,茉茉緊張的抽刀出鞘。
  “兇魂!”
  一句簡單的提醒,頓時讓所有人大為緊張。不過,還沒有等所有人想好怎么應付兇魂,頭頂就又傳開了一串撲啦啦的聲音,頓時又讓所有人再次嚇了一跳。然后所有人看見一大群未知的生物飛了出去,朝著教堂大門的方向。這些生物第一眼看上去還以為是蝙蝠,仔細看上去才發現是蝴蝶,不過卻和常見的蝴蝶不同。對于這一點,也沒有人意外,現在的新西蘭根本就沒有任何正常的物種了。
  一大群帶著微微透明的黑色蝴蝶飛了出去,圍住了大門的一側,翩翩起舞。
  茉茉看著那邊的景象,身體微微放松下來。
  “怎么了?”
  “她們在吃,兇魂被那些蝴蝶吃下去了。”茉茉小臉上帶著無比的驚訝。而這個時候,更加驚訝的還是肖那群人,從之前茉茉的話就在猜測了,這個小女孩是不是可以看見鬼魂,這個時候再聽見茉茉這樣一說,基本不用猜測了。
  “她可以看見鬼魂?”
  不過,還不等白易他們回答,那群蝴蝶就再次飛舞起來,朝著白易他們這群人飛了過來。所有人頓時又大為緊張,只有白易和茉茉,不但沒有緊張的感覺,反而覺得無比的親近。怎么說呢,這種感覺,就好像是看見了同類一般的欣喜。白易他們都猜到了緣由,這肯定是白易和茉茉兩人只融合了蝴蝶基因的原因了。
  這一大群不知道種類的蝴蝶圍繞著白易和茉茉翩翩起舞,最后停在茉茉的身上。白易的身上也有一些,不過相對來說,大部分的蝴蝶都停留在茉茉的身上,顯得更加的親近。這群蝴蝶吸食兇魂,茉茉的雙眼可以看見靈魂,想來也是茉茉和這群蝴蝶更加契合一些。
  “呵呵呵呵,好癢。”茉茉開心的笑著,扭動著身體。
  “爸爸,我們帶走她們吧,我喜歡她們。”茉茉突然轉頭看向了白易。
  白易聞言只能在心里苦笑,白易也看出來這群蝴蝶非常的有用,但是這是想收服就收服的嗎。會不會跟他們走,平時養在什么地方,需要用什么來喂食,這些都是難以解決的問題。
  這個時候,這群蝴蝶又朝著肖那一群人飛了過去。
  肖這群人微微緊張,不過很快,他們就感受到了一股無比舒服,如同升天的感覺。肖幾人頓時以為,這群蝴蝶在替他們治療傷勢。要知道,他們雖然看不見,但是也知道自己之前也被那些兇魂給抓傷了的。
  不過,只有茉茉看得最清楚,這些蝴蝶哪里是在幫他們療傷,分明就是將他們的靈魂全部吸食了。
  靈魂被吸食的時候,肖一群人反而產生了極致的如同升天的快感,完全迷失在里面了。如果這群蝴蝶一開始就是朝著他們飛去的話,說不定他們還會有一點戒備,但是這群蝴蝶先是繞著白易和茉茉飛了這么久,還讓他們以為這群蝴蝶是無害的呢。就是這丁點的心理差異,讓他們完全沒有戒備,很快就徹底迷失。
  突然之間,啪嗒啪嗒幾聲,四個人全部倒在了地上。
  就連白易他們都愣住了,這又發生了什么事?
  “怎么了?”
  “他們的靈魂被吸食了。”茉茉說道。
  “啊!”白易、伍爾夫、梅薇思幾人都驚愕在原地。他們和肖幾人的想法其實都差不多,剛才蝴蝶繞著白易和茉茉飛了這么久,都沒有發生什么異常,還以為這種蝴蝶沒有危險呢,結果繞著肖他們飛過去之后,怎么就將他們的靈魂給吸食了?
  而這個時候,這群蝴蝶又飛了回來,頓時讓所有人大為戒備。
  “住手!”白易阻止了伍爾夫、沙皮等的動作,這些蝴蝶,似乎也不是胡亂吸食人的靈魂的,否則剛才就不會只圍住肖四人。而且,這里感應得最清楚的人應該是茉茉才對。果然,茉茉并沒有阻止,這群蝴蝶只是在幾人身上飛過,然后又停留在茉茉的身邊。
  “估計,這群蝴蝶只會吸食那些兇魂和鬼魂,還有受到傷害和污濁的靈魂。也許這就是為什么這座教堂附近沒有任何鬼魂和兇魂的原因。”白易手上停著一只蝴蝶,然后看向茉茉。茉茉自己可以看見,既然茉茉都沒有絲毫的異常,說明這些蝴蝶并沒有吸食他們的靈魂。
  “我去,幸好我們沒有被兇魂給纏上,否則現在不是危險了。”伍爾夫嚇了一跳。
  “死了!”這個時候,梅薇思也測試了一下肖幾人的生理特征。
  “遺憾。”白易微微搖頭。但是也只是微微搖頭而已,現在的新西蘭就是這么危險,任何一種新生的事物,都可能有致命的危險。這次如果不是白易他們并沒有受到兇魂的傷害的話,估計他們也跑不了。
  “給這種蝴蝶取個名字吧。”梅薇思拿出了筆記本,然后說道。現在每發現一種新的事物,大多數人都會記錄下來,這些資料,在之后可是非常重要的物品。很多人都愿意花大價錢來購買新的資料的,畢竟,多了解一點,就多安全一點。
  “食靈蝶!”白易幾乎沒有多想,就想出了一個名字。
  食靈蝶——生長在冥地的蝴蝶的突變種,以露水、鬼魂和兇魂為食,如果普通生物的靈魂受到傷害和污濁,也會被吸食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