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1112 合界玉碟

白易他們可絕對想不到,冢七真的跑丟了。又尋找了兩年,白易他們遇見了更多的虛獸,每個人都有了很多的成長。特別是安月流蘇,更是已經接近了LV5的程度。因為白易他們推演出來的《格》對她來說更加的有用。倒不是安月流蘇很特別,而是能量屬性的虛獸要常見一些,像是火焰、冰霜、雷電、大地之類的,總是多一些。
  像雨宮雪子,絕對性生命場的偏屬,這么久了還沒有遇見任何一頭擁有這種能力的虛獸。
  除了獵殺虛獸以外,白易他們還發現了一個更加幽深的暗穴,是通往虛空卵巢更加里面的。不過,雖然發現了這個暗穴,但是白易他們卻并沒有進入了。這個層次就已經是達到臨神境階層的虛獸了,更進去,不管是環境,還是里面可能存在的生物,估計都更加的不好對付。
  沒有必要冒險!
  又隔了一段時間之后,白易他們才發現了一個回流的通道,和暗穴正好相反,顯然,這就是回到外面的途徑了。
  “這是?”
  “嗯,回到外面卵巢的途徑。”白易說道。
  其他人頓時看向白易,雖然已經找到了回到外面的途徑,這一路的經歷收獲也非常多,但是現在還有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冢七隊長還沒有找到。
  “歐內斯特,鑄一個金沉碑,在上面留字。”白易說道。
  “是!”歐內斯特頓時回答到。
  聽見白易這么一說,其他人也明白,白易是不打算繼續尋找下去了。事實上,這一路來,白易他們已經留下了很多的道標。如果冢七真的經過那些地方的話,只要仔細一些,肯定可以找過來,但是直到這個時候,冢七都還不見蹤影。白易之所以做出這個決定,是因為他們已經離開白冥樓很長的時間了,之前的太陽系星域上面并不完全穩定,誰也不知道這段時間又都發生了什么事情。
  安月流蘇有些擔心自家的隊長,但是卻不能反駁。
  而這個時候,歐內斯特已經化身成為沙號,四足重重的落在地面,四周的大地頓時朝著中間匯攏,然后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石碑。而這個時候,歐內斯特又化為灜憮,無數融化的金沉水凝聚在石碑的外面,讓這座石碑無比的堅固。
  數百米高的巨大金沉碑,上面留下了信息,主要就是白易他們已經先行回去,并且約定每十年必定會派人來虛空卵巢外面等候。
  白易以白冥樓獨有的秘術將信息烙印之后,才對著所有人說道。
  “走吧!”
  “是!”其他人頓時回答到。
  這一次,就連白易都進入了茉茉的隨身冥國,防止再次失散。在所有人都進入之后,茉茉才看了一眼倒流的暗穴,然后一個閃步頓時跳了出去,踩在倒流上面,朝著外面出去。有過一次經歷,所以這次更加的容易。而這一次出來,就沒有遇見什么人了,畢竟,虛空卵巢可不是別的什么地方,想要遇見人也不是這么容易。
  找到一個巢洞,一群人出來之后,才放出了虛獸艦。
  ……
  虛獸艦飛速的朝著太陽系星域飛去,不過,這個時候最為熱鬧的,卻不是太陽系星域,而是在希古星域。很多星域都對天希祖帝侵占太陽系星域感到不解,還有,也是對于所謂lv6的好奇,很多星域頭通過星界門前往了希古星域。
  當白易他們進入虛空卵巢的時候,那邊就已經傳出了一些模糊的消息,已經變得很熱鬧了,而經過這一段時間之后,更是傳出一個令無數人都驚愕的消息。
  靈運!
  想要獲得孕育之息,還必須凝聚智慧種族的靈運。
  這個消息是怎么傳出來的已經不可考,不過,所有人在得知了這個消息之后,都變得更加的在意,務必想要知道其中詳細的信息。可以說,因為這個消息,還有無數星域的鬧騰,希古星域比太陽系還要熱鬧。
  當然,這種熱鬧,總是伴隨著各種破壞和毀滅。
  要打探消息,你總不會以為其他星域的人會悄悄的滲透人,然后在暗中打聽吧。別忘記了想要得到孕育之息的家伙都是什么人,全部都是位于力量頂點的人,讓他們安安靜靜的,和說笑差不多。
  就連天希祖帝,就算是頂級lv6的存在,也被這群人攪得焦頭爛額。
  關鍵是,群家伙并不是一個兩個人,而是幾十個星域的高手。
  而最后不知道究竟是處于什么緣由,或許真的是什么漏洞,居然真的被人摸到了天希祖帝的天希宮,然后得到了他修煉的東西。
  合界玉碟!
  “合界玉碟!”一個幽暗的身影在仔細的感悟了這塊玉碟之后,眼神都有些呆滯。因為,這是天希祖帝和世界相合所得到的一片關于宇宙法則記載的玉碟。也是天希祖帝進階lv6的機緣,也是天希祖帝比希古星域其他高手都要強大的憑仗。
  而正是因為如此,這個偷到了合界玉碟的修羅星域的高手才不明白了。
  這種東西,怎么會離開了天希祖帝,單獨的放在這么一個地方!
  摩非特不知道的是,這東西確實是天希祖帝和世界相合得到的玉碟,但是同樣的,也是一種世界的束縛。之前還沒有什么關系,天希祖帝也沒有想過離開這個世界。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孕育之息出世,天希祖帝從合界玉碟上面得知了確切的消息之后,可不甘心被困在這個世界上面。
  所以,天希祖帝正在摸索出一種方式,想要擺脫這個世界的束縛,所以才沒有將合界玉碟帶在身上。
  只是沒有想到的是,就因為這么一個大意的錯漏,這東西居然被偷了!
  被偷了!
  天希祖帝感知到合界玉碟被移動的時候,是無比的震驚的。雖然說,他確實是想要擺脫世界的束縛,但是并不是說合界玉碟就不重要了。所以,在發現玉碟移動之后,天希祖帝頓時就追了上來,就連正在打架的其他星域的人都懶得管了。
  “合界玉碟啊,上面,好像有很重要的東西。”摩非特拿著合界玉碟,認真的思索。
  “難道……記載著孕育之息的確切消息。”摩非特頓時想到。這是和世界相合才出現的東西,那么,記載著宇宙的法則,記載著孕育之息的一些原理,應該就不奇怪了。摩非特頓時興奮起來,就想要仔細的體悟其中蘊含的信息。
  只是,摩非特剛剛想要重新體悟,結果他外面部下的封禁就劇烈的顫動起來,感覺撐不了幾分鐘了。
  糟了,天希祖帝!
  即使是不用想,都知道是天希祖帝找來了。別看他可以從天希宮里面偷出這東西,但是讓他正面對抗天希祖帝,現在估計還真的沒有幾個人有那個能力。
  幾乎沒有任何遲疑的,甚至連戰斗都沒有,摩非特就使用了用于逃命的遁術。
  湮血鬼遁!
  如同一條紅色的鬼影一般,摩非特瞬間就飛出了自己這個臨時的落腳地,然后朝著東面消失不見。摩非特的速度,簡直堪比馬斯蒂奇的化光之術了,這種逃命的遁術,速度肯定很快,而且也需要付出不小的代價。
  就連天希祖帝也沒有想到,偷走合界玉碟的人會是這種反應。
  尼瑪,你那是逃命用的遁術啊,不是要到了絕境的時候才使用的嗎,這種連面都沒看見就逃跑了是怎么回事。雖然對方這么怕自己確實體現了自己的力量和威嚴,但是天希祖帝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憤怒的將眼前的一切翻掌全部覆滅之后,天希祖帝才憤怒的追了上去。
  天希祖帝去追摩非特了,卻不知道,其他已經在希古星域上面的高手卻已經知道了這里的發展。原本天希祖帝正在教訓另外一群人呢,結果突然就飛走,然后去追另外一個人了。如果說那個紅色鬼影身上沒有什么重要的東西的話,他們可不相信。
  頓時間,所有人幾乎全部開始聞風而動。
  不管是希古星域上面的人,還是其他星域上面的人,都開始對摩非特圍追堵截。摩非特這個時候才覺得自己不小心摸到了一個什么樣的燙手的東西。他可以用湮血鬼遁逃一次,逃兩次,但是卻逃不了第三次,真要連續使用,不用別人追來,他自己估計就得死翹翹了。
  一片陰氣聚集的山谷上空,摩非特終于被其他人給堵住了。或者說,這里是摩非特自己挑選下來的地方,知道自己肯定是逃不掉的,不如找一個更加容易保命的地方。這里不知道什么原因,匯聚了無比濃厚的死亡氣息,對他還是比較有利的。
  “這不是修羅星域的朋友嗎,不知道你對天希祖帝做了些什么,讓他這么火急火燎的來找你。”烏迪星域的領主,費奇說道。
  “睡了他老婆!”摩非特隨口說了一句。
  “啊!”四周的另外兩人都愣了一下,然后才反應過來,摩非特這家伙,隨口胡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