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4)      第1347這份信念(11-14)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4)     

災厄紀元1101 救下

白易并不是單純的好心,只是有些好奇而已,居然在這里都可以遇見伊斯特人。既然決定過去看看,白易就沒有停留。LF力場直接張開,取代了冢七,一群人在卵膜里面飛速的前進,比之前快了幾十倍不止。雖然之前冢七也沒有用全力,但是這樣直觀的差距,也讓其他人知道,白易就是白易。
  陷入卵膜的伊斯特人只有兩人,這個時候,兩人的肉殖裝甲已經開始被吞噬,看上去就支撐不了多少時間了。
  就在兩人絕望的時候,突然之間,從一個方向傳來一股波動。
  兩人的感知距離不是很遠,才剛剛感覺到這股波動,一個透明的光圈就暮然出現在附近,無聲無息的,兩人就被籠罩了進去。
  兩個被納入了LF力場的伊斯特人還有些不知所措,然后才發現了白易他們一群人。這個時候,白易他們并沒有變化成為伊斯特人的樣子,畢竟,還是自己種族的外貌最習慣,而且,這里是虛空卵巢,可不用掩飾身份。兩個伊斯特人看見白易他們,頓時繃緊了身體。原本兩人還以為自己死定了的,沒有想到,居然可以遇見其他的……這是外星域人?
  太陽系雖然出現,但是在伊斯特星域上面,知道的人也并不是這么多。
  “還能站起來嗎!”白易瞟了兩人一眼,然后說道。
  “可,可以!”兩人頓時回答到。如果說,最初看見白易他們,兩人是一種不知所措的緊張的話,那么現在聽見白易的伊斯特語,兩人的心里頓時就放松下來。其實,遇見外星域人什么并不讓人緊張,緊張的那種陌生感,現在白易居然說的是伊斯特語,頓時就讓兩人心中生出了一股認同。
  “不知道兩位是伊斯特星域哪個神系的朋友?”白易問道。
  “我們是伊斯特喌序神系的人。”兩人不知不覺的就回答了白易的問題。
  “是嗎,喌序神系,祈喌的從屬嗎。”白易說道。
  “額,不知道你們是?”兩人小心翼翼的問道。祈喌,就是喌序神系的最高主神,對方說的是伊斯特語,而且聽上去,和喌序神系最高主神也很熟的樣子,兩人已經完全被唬住了。他們當然不知道,白易之所以這么熟悉,完全是因為他在喌序神系也得到了不少的東西。
  “我們是太陽系星域的人類,知道太陽系星域嗎。”白易問道。
  “太陽系星域?”
  “啊,那個星域!”其中一人頓時想起了太陽系星域究竟是哪個星域。距離伊斯特星域最近的那個星域,形成的時間才剛剛萬年。
  “求大神救救我們,祈喌主神知道了也一定會感謝你們的。”其中一人突然懇求到,從白易的語氣上面來看,似乎他們對祈喌大神非常熟悉的樣子。在這個地方,兩人實在是找不到其他的救援了。
  “你們遇見了什么?”白易問道。
  經過兩人的解釋,白易他們才知道,原來兩人屬于喌序神系從屬,第3245星環的人,這一次,就是他們星環的人來虛空卵巢里面收集虛獸。前面都沒有出現什么問題,不過,在前不久,不知道從哪里出現了一群虛獸潮,特別是其中領頭的兩頭,實力更是非常的強大。突然遭遇這種情況,他們這群人損失非常的慘重。
  在逃無可逃的時候,兩人才躲進了卵膜里面,這里即使是虛獸也不喜歡進來。不過和大部隊失散,兩人又高估了自己的力量,結果就陷在了卵膜里面,如果不是白易他們突然出現的話,兩人肯定就要被卵膜直接吞噬了。
  “虛獸頭領,可以說說嗎。”白易問道。
  “嗯。”兩人開始形容那兩頭虛獸頭領的樣子,只是語言形容始終不直觀。而這個時候,兩人沒有想到,白易居然拿出了一個記憶投影的裝置。這個裝置,分明就是伊斯特星域上面才有的……。
  記憶投影裝置,可以將近期一段時間看見的東西投影下來,在很多方面都有運用。白易他們在伊斯特星域停留了這么久,對這種有用的東西當然也一并收集了。
  在投影裝置里面,白易他們也看見了虛獸潮。領頭的兩頭虛獸一看就可以確定實力已經達到了LV5,剩下的LV4的估計也有上千頭,這種實力,貿然遇見了能逃命就已經很不錯了。那個第3245星環的帶頭者基本也就LV5的實力,剛好可以應付一頭。至于剩下的人,當然抵不過虛獸潮的攻擊了。
  白易他們的眼神簡直比投影儀還要投影儀,瞬間就從上面發現了他們在找的東西。
  一只達到了LV4的腦獸!
  雖然LV4不一定符合白易的要求,但是起碼是一個線索,先收集起來,總比起到處去找腦獸要合適得多。
  “請大人幫幫我們。”兩人再次懇求到。雖然不知道白易他們究竟有多強,但是這么輕松的在卵膜里面行動,總比他們強多了。
  “那么,去看看吧。”白易說道。
  白易帶著所有人瞬間加速,很快就飛出了卵膜。白易飛出來的地方,就是之前虛獸潮出現的地方,這個時候還有很多剩余的虛獸,不過實力都不怎么樣。記憶投影裝置里面的畫面,都是之前發生的事了,現在這里雖然還有虛獸,但是卻完全不知道其他伊斯特人去了哪里。就在兩個伊斯特人感到焦急的時候,白易的生命場暮然張開。
  即使是完全不知道白易究竟多強,兩人都可以感受到白易的不同。
  白易的生命場一掃之后,再次加速,和在卵膜里面更是不可同日而語。速度過于快速,所有人只覺得四周的畫面似乎都產生了扭曲一樣,這是過于快速,物體投影到視網膜上的光線發生了偏差,才會形成這種現象。
  很快,白易他們就來到了虛獸潮的上面。
  近處觀看,虛獸潮比剛才記憶投影的畫面更加的震撼人心,無數的虛獸仿佛受到什么無形的驅趕一樣,不斷的朝著前面涌去。而在里面,一群伊斯特人圍著一群小型虛獸艦,抵抗得非常的艱難。而在其他地方,一些散落在外面的伊斯特人更是岌岌可危。原來,這群伊斯特人是直接將小型虛獸艦開進來的,也不知道主虛獸艦在什么地方。
  “冢七!”白易說了一聲。
  “是!”冢七頓時彈射出去,朝著沒有人迎戰的那頭LV5的領頭虛獸。
  “其他人以小組為單位,幫一下他們吧。”白易說道。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白易并不介意救一下這些人。不管怎么說,白易也在喌序神系里面得到了不少的東西,雖然對方并不知道,但是白易還是覺得自己欠對方一個人情。這就是白易的性格,雖然因為夜夜的原因這么做了,但是卻并沒有將獲取別人的東西當做理所當然。
  其他人頓時分開,以小組為單位,朝著四周的那些伊斯特人飛去。
  而這個時候,冢七已經幾個閃步來到了那頭LV5的虛獸前面。就仿佛突然出現的一樣,冢七從遠處瞬息而至,一腳踢在虛獸的大嘴上面。LV5的虛獸,身體四周自然的擁有一層力場,雖然未必就是LF力場,但是同樣擁有強大的防御力。冢七的右腿撞擊在上面,就仿佛一明一暗的兩個光圈重疊。
  空間當中輕微的靜止了一下,然后嗖的一聲,這頭虛獸就猛然倒飛而出。
  以虛獸的那個方向,強大的沖擊猛然擴散,而在冢七這邊,卻又安靜得如同水面一般。
  正在虛獸艦附近戰斗的伊斯特人都驚愕的看向這里,特別是冢七的身后,那些以為要完蛋了的伊斯特人更是瞪大了雙眼。
  “奎因,是我們,這位大人是太陽系星域那邊的,正好知道我們遇見了危險,所以來幫忙的。”被白易救回來的兩個伊斯特人已經落了下去,解釋到,逐漸打消了這些人的緊張和戒備。
  被冢七踢飛的頭領不知道撞飛了多少的虛獸,然后才猛然一個擺尾,強行停住,然后瞪視著冢七。
  吼!
  一聲狂怒的吼聲,這頭虛獸猛然加速,厚實的身體如同重車一般朝著冢七狠狠的壓了過來。
  “力量型的嗎,我喜歡!”冢七裂開了大嘴,身邊的氣息頓時朝著外面一震。
  不閃不避,只是身體拉開,**ang的一聲,冢七的右拳直接撞在了這頭虛獸的獨角上面。一剎那,一圈一圈的波紋朝著四周蕩開。就仿佛水面在跳動一般,四周的那些虛獸頓時發出了痛苦的哀嚎。弱一些的直接震爆開來,就連那些LV4的也避之不及。冢七和這頭虛獸的對比簡直就好比螞蟻和大象一樣,但是冢七站立在原地,頭發朝著后面飛揚起來,沒有任何的后退。
  這個時候,其他的三個小隊也出手了。
  副隊長安月流蘇拔出了自己的長刀,瞬間從戰場上面穿過。
  刀技?冰紋花!
  冰系的力量配合刀術,四周的幾頭虛獸身上頓時出現了深深的創口,而還沒有等這些虛獸咆哮,深寒的冰紋就如同花朵一般從傷口盛開,將他們凍結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