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1082 治療術理論

歐內斯特覺得白易的作法真是惡劣,給了別人希望,卻不告訴別人這個希望只是徒勞的。同樣,他也不得不因為白易的隨手之作而付出更多的力量才可以擊敗對手。對此,歐內斯特只能報以苦笑,身為下屬,雖然已經感覺到了白易的惡趣味,但是他卻沒有權利去指責白易。
  ……
  “真的僅僅是惡趣味?”在另外一邊,南希倒是很了解白易。
  “不是,如果不小心的話,歐內斯特會輸的。”白易平靜的說道。就和南希所想的一樣,白易可不會有事沒事就去惡搞什么東西。都說了這次出來,除了生物智腦以外,就是為了鍛煉歐內斯特和冢七他們,那個肉殖裝甲的胚胎,可是白易完善的,對于其能力知道得可是很多。比如,某些方面,正好克制歐內斯特的第一異血真靈,就算是第二異血真靈,不小心的話也會栽的。
  “怎么說都是你看重的成員,就不怕被玩壞嗎。”南希笑了起來。
  “怎么可能,沒有這么容易壞的。而且,茉茉在旁邊看著呢,就算真的發生什么危險,也死不了的。”白易搖搖頭。
  “說起來,你這段時間在研究什么?”白易又問道。
  “醫術!”南希說道。
  “我對于伊斯特星域的醫術非常的好奇,這段時間就抽空了解了一下,然后發現非常的有趣。這個星域真的不愧是將肉殖裝甲發展到這種程度的文明,他們的醫術也和這個息息相關。這個星域最擅長的,就是肉體替換。用一種獨有的虛獸肉體組成部分,來替換原本身體的老化和衰竭組織,從而獲得新的生命。”南希說著,向白易展示了一下自己這段時間的發現。
  “地球破碎時代之前,治療的方式主要分為中醫和西醫,而之后的進化時代,興起的則是藥師學。而我在蘇醒之后,之所以沒有回來,就是在外面逐漸的嘗試,想要摸索出一種新型的醫術……不,說是新型的醫術也不正確,應該說,一種理論吧。”南希一邊解釋,一邊思索著什么。
  “什么理論?”
  “白易,你知道醫術的本質原理是什么嗎?”南希突然問道。
  “醫術的本質原理?”白易頓時開始思索。
  “恢復正常?”白易略帶疑惑的說道。
  “正確,和我之前想的一樣,但是并不全面。”南希帶著笑意說道。
  南希帶著白易,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走去,一路上,白易聽南希細細的講解。白易知道,白冥樓里面的人都沒有閑著,都有自己努力的方向。白易之前推演力量體系,夜夜研制冥裝,馬爾維嘗試制作寶具,南希和貝米拉她們,則是研究新型的醫術。至于伍爾夫他們嘛,他們的任務,當然就是增加自己的實力了。只有實力越強,他們才能更好的守護白冥樓。
  “恢復正常,基本上正確,但是卻不全面。這只是通常意義上的醫術,也就是,將生命恢復到一般意義上的正常形態,也就是,一個種族所謂的‘健康’的狀態。而這,也是我的見解當中的第一類醫術,目前的世界上最常見的醫術。”南希細細的給白易說她所領悟的原理。
  “不管中醫西醫,不管是后期的藥師學還是現在伊斯特的肉體修復術,甚至是LV4以后的精微肉體控制,可以說都是這樣一種醫術。雖然效果不相同,但是都是以恢復正常健康形態為基礎理論。”
  “而我之前在外面的世界行走的時候,所完善的,也是這種醫術。”南希說著,手中浮現出一團柔和的水色光芒。里面還有一些看上去很簡單,但是卻異常玄奧的法則紋路。
  “其實,我很好奇游戲里面那些治療術。”
  “不管多重的傷勢,好像在治療術之下,都可以輕易的恢復一樣。而我在外面摸索學習的時候,就成就了一個理論,也就是平衡理論。一個生命只要還沒有死,那么他與生俱來的,健康的平衡就沒有被徹底打破。所謂的治療術,就是將那些已經違背的地方重新修改過來而已。遵循的規律,就是其中依舊還是健康的部分。知道嗎,我這里面還有白冥樓現在所采用的固化法則。”
  這個時候,兩人已經來到了一個房間里面,一個臉上枯槁,身上遍布皮蘚的伊斯特人坐在里面。
  南希手中的光芒,正好落了這個伊斯特人的身上。
  這個伊斯特人看著南希的舉動,沒有反抗,也不能反抗。只是,預想中的傷害并沒有來,反而是在光芒落在身上之后,他的身體頓時就開始發生改變。就仿佛一股新的生機逐漸從身體里面散發開來,然后朝著外面梳理一樣。
  而這個時候,白易也張開了雙眼,看得非常的仔細。
  在白易的眼中,那道水色光芒落在這個伊斯特人的身上之后,頓時藉由上面的法則融入了他的身體,并且是健康的一部分。然后,這道光芒頓時朝著外面不斷的梳理,從健康的部分,不斷的改變,將那些已經病變的地方,逐漸變為了正常的循環。
  白易的眼睛頓時一亮!
  “很神奇,對吧。”南希看向白易。
  “確實很神奇。”白易點點頭。
  因為,這股梳理的力量,并不僅僅來源于南希的光芒,還來源于這個病人本身。從健康的部分,他的身體自發的朝著外面梳理,將病變的區域快速的轉變回來。這個過程,就好比病變的過程完全逆轉一樣。
  “這就是生命的力量,只要還沒有死,只要他的身上還有健康的部分,就與生俱來的攜帶著一個生命所應該擁有的狀態。也就是——健康!”南希說著,搖了搖手指。
  而這個時候,那道光芒的力量在逼近了一團硬化的地方之后,力量就開始飛速的削弱,治療術的力量頓時就變得緩慢下來。不過即便如此,坐在床板上的那個男人也感覺得到,他的身體在快速的恢復。
  “治療術的優勢,就是自發的朝著健康的狀態進行轉變。但是,其劣勢,就是對一些頑固性的徹底病變組織沒有多少效果。畢竟,對于已經變成了癌物質石頭的東西,想要重新轉變成為血肉有點不現實。”南希說著,手中出現了一柄手術刀。
  完全無需近身,手術刀自己就朝著這個男子飛去,然后從他體內驅除了那塊硬化的癌物質。而在這塊物質被驅除了之后,剩余的力量再次發揮作用,修復他的身體。
  “真是厲害的治療術。”白易都不由的驚嘆。
  “其實,我連他的病理都不清楚。”南希頓時一笑,略微炫耀的說道。
  確實,治療術的原理,就是修復法則,以健康的部分為開始,逐漸朝著外面梳理,將病變的地方重新變為正常的狀態。這完全不是通常意義上的治療,所以,知不知道病理反而不是這么重要了。
  “只是可惜的是,還沒有徹底的完善。這只是一般的病人而已,對于那些身體情況過于復雜的人,就做不到了。”南希說著,看了一眼白易。
  額,身體情況過于復雜的人,是指的白易嗎!
  不,是指的白易他們這種情況的人吧。什么特殊體質,異血真靈,觀想加持之類的,確實不是一個簡單的治療術就可以梳理清楚的。不過,好歹南希也已經走出了這一條道路,這種梳理的理論,確實很有效果,如果真的完善到最后的話,白易很好奇這種治療術會變成什么樣子。
  “總之,這就是我當初設想出來的治療術。不過在和貝米拉討論了之后,我們產生了另外一種看法。醫術,應該不僅僅局限于此,還有另外的方式。”
  “比如呢?”
  “比如,將死去的人轉換成為靈體,或者是尸骸體之類的。”南希說道。
  “貝米拉的理論,醫術,就是讓一個生命達成穩定的平衡,不因各種原因而消亡。至于這個生命是否保持原來的生命形態,卻并不是這么重要了。甚至,不僅是轉化成為尸骸體,還可以轉變成為別的什么樣子都可以,只要‘還活著’,并且穩定的活著,就可以了。”南希說道,和白易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還真是邪門歪道得真有道理。”白易頓時笑了起來。
  “天知道她怎么會有這種亂七八糟的想法的。不過,確實歪門邪道得有道理。”南希也笑了起來。
  ……
  白易和南希兩人隨意的閑聊著,朝著另外一邊走去,離開了這個病室。兩人都沒有注意到,這個伊斯特人正在看著兩人的背影,耳朵輕微的顫動。或者說,兩人都注意到了,卻沒有在意,因為,白易和南希兩人說的都是漢語,而且也沒有什么特別重要的東西。
  只是,兩人并不知道,這個伊斯特人,已經用他自己獨有的聽力記憶,將白易和南希的對話完整的記錄了下來。
  這里的病人都是從外面帶回來的一些流浪的病人,根本無力醫治。而這個伊斯特人在被治療好了之后,很快就被放了出去,除了不知道究竟被帶到了哪里,又從哪里出來以外,其他的記憶什么的,都沒有抹消。
  回到了原本乞討的街道之后,這個曾經是帶病的流浪漢的伊斯特人才覺得恍如隔世。
  莫名其妙的被人帶走,以為已經死定了的,沒有想到,經歷了一番不錯的待遇之后,他又回來了。而且,他身上的那些病痛都徹底的沒有了。而這一切,全部來源于那兩個身份不明的人。
  白易和南希的話,這個伊斯特人聽不懂,不過,那獨特的發音和語言,卻擁有一種特別的韻味。這個時候,這個伊斯特人突然覺得,自己應該做些什么,比如,找到這個勢力,對他們挽救了自己的生命表示感謝。
  是的,感謝!
  這個伊斯特男子捂著前胸,或許,對方僅僅是隨意的做一個什么測試。但是對于他來說,就是不折不扣的新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