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3)      第1347這份信念(11-2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3)     

災厄紀元107 惡魔大蚊


  白易搖搖頭!
  果然,白易還是不準備讓茉茉冒這個險。雖然茉茉進入惠靈頓之后,雙眼就變得有些奇怪,但是白易可不敢將這種毫無緣由的變化當做賭注。
  “算了!”
  “爸爸,我可以的。”茉茉以為白易是擔心她,越是小,茉茉越是想要證明自己。
  “不用,真的不用勉強。茉茉你雙眼的變化,恐怕你自己都沒有弄清楚,我們不能將希望放在這種毫無緣由的變化上面了。而且,我們對死魂花并不是特別的需要,起碼現在來說,并不需要,所以我們完全不用冒險去嘗試這種植物的特性。”白易解釋道。白易確實是有保護茉茉的成分在里面,但是也不是一味的袒護。
  這段時間,整個新西蘭都在不斷的發展摸索,從最基本的每種植物的藥性、特性,再到現在變化之后的動物的能力、種類,自身的每一個變化,恢復人類原本形態,又保持現在這種力量的方法……等等。
  而且不僅僅是進化人類自己,外界所有國家的科研人員也在研究這些東西。就和當初Doctor王的猜測一樣,外界其他國家對新西蘭并沒有加以控制,反而任其發展,成為一個真正的研究活性細胞的生態圈。
  不過不管是進化人類自己摸索這些東西,還是外面的人類實驗這些東西,都非常的危險,這可是一個完全改變的生態圈,里面的任何一種東西,對于所有人來說,都是陌生的。
  每種動植物的特性、藥性、攻擊方式……都是由進化人類和動物用鮮血總結出來的。
  比如這個死魂花,白易可不認為他們就是第一個發現這種植物的,但是至今都沒有廣泛傳開死魂花的資料,比如采摘方式、保存方式、處理方式、使用方式等等,就說明這絕對又是一種危險的植物。不管是外面的人類還是進化人類自己,想要將這東西摸索清楚,真正利用起來,都需要付出很多的代價。
  ……
  “或許有些自私,但是還是等其他人總結出死魂花的使用方式吧,我們并不是最需要的。”白易摸了摸茉茉的小腦袋。
  茉茉還有些似懂未懂,但是其他人都點了點頭。
  如果死魂花真的有傳言中,溫養靈魂的能力的話,對其他人來說,確實非常的重要。兇暴期的緣由就是肉體和靈魂的不合,只要調和了肉體和靈魂的差異,就可以縮短兇暴期的影響和時間。
  不過,如果僅僅是這種能力的話,對于白易他們來說,確實不是必須的。
  就現在來說,白易他們肉體和靈魂的調和就比較平穩,在進入深層睡眠之后,肉體和靈魂的調和就非常的和諧了,比其他人服用什么寧靜安神的藥物,鍛煉什么似似而非的拳法要好得多了。
  甚至,白易他們在嘗試過那些寧靜安神的新型藥物之后,立即就放棄了。
  就好像普通人一樣,有的人天天吃補藥,也不一定就非常健康,有的人一日三餐都是普通的食物,同樣身體倍棒。生物本身就是一個完整和諧的整體,有自我調整的功能,哪怕是肉體和靈魂這樣巨大的差異,也在自動調整,外界的輔助,只是一個條件,但是并不是必須的。相反,有一句老話,叫做是藥三分毒,只要自己身體可以調整過來,白易就覺得最好還是不要多服用那些還沒有完全了解藥性的新型植物了。
  越是良好的睡眠,越是可以讓生物自身的自我調整越發的順暢。
  目前所有人都知道這一點,但是更多人的睡眠依靠的還是新型的藥物,能夠催眠的人,畢竟只是少數中的少數。目前來說,白易他們就沒有遇見第二個還有這種催眠能力的人。
  “俞寒他們來這里的目的,不出意外的話,肯定就是為了這種死魂花了。”海洛伊斯說道。
  白易點點頭,他們這一路上,除了將活性細胞的消息散布出來,希望對所有進化人類有些幫助以外,也在追逐著俞寒的蹤跡。在前段時間,終于偶然的知道,俞寒要來惠靈頓,所以白易他們才追逐著來到這里。
  白易的雙眼很平靜,但是眼底深處的那種殺意,簡直令人心寒!
  ……
  俞寒當然也知道白易在尋找自己,為什么,當然不用明說。不過現在俞寒卻沒有時間去想這件事,因為他們一群人正在被惡魔大蚊追得焦頭爛額。跑得最慢的一個胖子被落在了最后,很快就傳來了慘叫。
  俞寒駐足,但是旁邊一個男人瞬間拉住了俞寒。
  “別過去,你現在過去也救不了多斯。”這個男人說道。
  “混蛋……!”俞寒身體顫抖,左拳狠狠的握攏,看上去,就好像是因為對于自己無法挽救同伴而十分的痛心一樣。痛心確實是有,畢竟也是一個非常厲害的手下,但是卻絕對沒有手足之痛的那種程度。
  而這個時候,被惡魔大蚊圍住的那個胖子四肢不斷的揮舞,傳來氣勢十足的暴喝聲。不過,原本強大的力量,堅韌的皮膚和甲殼,在這個時候真的沒有多少用處。這些甲殼對于惡魔大蚊來說確實無法突入,但是他們也不需要在這些堅硬的地方叮咬。不到幾秒,這個胖子就感到眼瞼邊上傳來了麻麻的刺痛,顯然是小蚊子已經將吸管插入了他的身體。
  雖然胖子一巴掌在自己臉上拍死了幾十只小蚊子,但是后面還有更多的飛舞過來,最關鍵的是,血溶性毒液,已經進入了他的身體。
  很快,難以想象的快速!
  毒液里面攜帶的麻痹成分,幾秒鐘就讓這個胖子失去了活動的能力。而且那血溶性,更是讓他的血肉飛速的溶解變化成為汁液,那種強烈的痛楚,讓胖子的身體不斷的抽搐,但是卻由于麻痹成分,根本連慘叫都叫不出來。但是從這個胖子眼神里面的絕望,就知道這種死亡方式對于所有生物來說,有多么的痛苦。
  而且不僅僅是血肉,就連骨骼,都在飛速的溶解,幸好,這種溶解也是非常快速的,并沒有讓胖子多受罪。
  其他的惡魔大蚊圍攏過來,不到幾分鐘,這個高達四米多,比伍爾夫還要強壯的胖子的身體就癟了下去,只剩余了一些堅硬的甲皮和爪子,還有人皮貼在那些還沒有溶解的堅硬骨骼上面。
  俞寒一群人在逃跑的時候還在回望,看見這一幕,才心里發寒。
  惡魔大蚊!
  絕對不愧惡魔之名,絕對比他媽的什么幽靈鬼魂之類的東西要恐怖多了。畢竟,這種恐怖可是顯而易見的,比鬼魂的虛無縹緲要更加直接而殘酷。
  “俞寒,這里,這個湖泊下面通往一個密封的大廳。”前面一個隊友傳來了沙啞的吼聲。這家伙腦袋就好像章魚頭一樣,脖子旁邊更是長著腮部,顯然是一個融合了某種魚類基因的家伙。
  “進去!”俞寒一群人看見惡魔大蚊已經越追越近,不由也沒有思考這么多了,立即說道。
  一群人全都撲通撲通的跳入了湖泊,然后從倒塌傾斜的水道朝著里面游了進去。游動了半分多鐘,所有人就從倒塌的通道口爬了出來,然后看著水道出口的這個大廳。這座大廳顯然就是之前在外面看見的淹沒在湖水里面的那座建筑了。惠靈頓是一個海港城市,臨近海洋,這個內湖,就是比較出名的奧連特爾灣湖。
  所有人進入大廳之后,還在大口大口的喘息,剛才那亡命的奔逃,不僅僅是身體上面的疲憊,心里上面承受的壓力才是最重要的。
  所有人都濕噠噠的,湖水不斷的順著身體往下面滴落。所有人的沒有說話,心情都不怎么好,剛才多斯被惡魔大蚊吸食的一幕,依舊震撼著所有人的內心。
  “我的錯,如果不是我讓大家來這里的話。”俞寒仰頭,非常自責的說道。
  “不,不怪你,當初你就和大家都說了的,來這個地方很危險。事實上,現在的新西蘭,還有什么安全的地方嗎,即使是我們,同樣也每時每刻都在面對各種死亡的威脅。多斯,只不過是比大家早走一步而已。”辛克萊拍了拍俞寒的肩膀,安慰到。
  “就是這樣,我們這里每個人都有足夠的覺悟。我們來這里,不僅僅是因為你讓大家來,而是因為我們自己也想來這里。兇暴期,如果找不到解決的辦法的話,我們遲早也會成為失去理智的怪物。坦白說,我可不想成為怪物,所以即使知道尋找死魂花很危險……。”另外一個男人也說道。
  “等等……那是什么?”突然之間,另外一個女子打斷了他的話,然后指著大廳中間,一朵巴掌大的白色花朵。
  所有人頓時看了過去,才發現大廳的中心是一堆的尸體,連他們腳下居然也有無數零散的人類骨骼。在看清楚了大廳里面的情景之后,所有人都不自己的心里跳了一下。當初惠靈頓究竟發生了什么,誰也不清楚,似乎不僅僅是活性細胞這樣簡單,總之,惠靈頓死亡的人非常的多。
  不過,現在追究當初的緣由也沒有什么意義了,所有人都看著那朵從頭骨眼眶生長出來的白色的花朵——死魂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