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1076 詢問

看見兩個身份不明的人出現在外面,開門的人頓時輕微的緊張。不過,當他看見護衛就在不遠的位置之后,卻又立即就放松下來。而這個時候,他才反應過來白易的話。
  有小問題要詢問?
  當聽見白易這么說的時候,開門的人頓時就怒了。尼瑪究竟是哪個不開眼的混蛋跑到這里來問什么問題來了。還有外面的守衛都干什么吃的,居然真的讓這樣的人過來了。這樣想著,這個人頓時就遷怒于外面的守衛人員,打算等會一定要好好的教訓一下那些家伙。
  “滾,這里不是你們來的地方。”厭惡的對白易和茉茉揮揮手,這個人又再次看向外面。
  “來人,將這兩人帶出去。”
  “來人,將這兩人帶出去,聽不見嗎。”這個人再次大聲的喊道,語氣里面已經無比的憤怒。因為,在他的眼中,那些守衛人員就在不遠處游走,巡視著周圍的一切,其中一些人還朝著這里看了幾眼,但是卻完全沒有理會他說的話。什么時候,區區守衛也敢這么囂張的無視他的話了。
  “我們還是進去說比較好。”白易看著這個陷入憤怒當中的伊斯特人,俯視著對方。
  不等這個家伙同意,白易和茉茉就朝著里面走了進去。這個時候,這家伙才反應過來,想要阻攔白易,但是卻莫名的發現對方的身上仿佛有一個無形的力場一般,讓他根本就無法靠近。當白易和茉茉走了進去之后,這個家伙才怒氣沖沖的跟了上來,似乎對于白易和茉茉這樣不請自入感到憤怒。
  這個時候,在房間里面的五個人也安靜的坐在原地,輕微疑惑的看著白易。
  很顯然,在這里的每個人都有些拿不準白易和茉茉的身份,不知道這兩人是怎么進來這里的。不過,雖然不知道身份,這些人也沒有貿然的表示敵意,只是輕微疑惑的看著兩人,并且稍微的戒備。
  “抱歉打擾各位,我有一些道。
  “我就是比丁,你們是誰,找我有什么事?”一個伊斯特人聞言頓時皺了一下眉頭,然后回答到。
  “一些問題而已。”白易說著,雙眼頓時輕微的改變。
  從白易和茉茉兩人莫名的出現這里的時候,房間里面的人就開始戒備了。因為,他們的身份,難免會遇見一些暗殺之類的事情,而白易和茉茉兩人來得實在是太詭異了。所以,在看見白易的眼神輕微改的同時,其中兩人就立即反應過來,想要阻止白易。而這個時候,他們個人的肉殖裝甲也暮然浮現,彈射而出。
  只是,當他們的攻擊發出之后,才發現房間里面仿佛窒息一般的壓抑。
  完全壓制!
  無形的力場,將所有的攻擊全部壓制了下來。肉殖裝甲是活的,這是無可置疑的,為了方便使用者控制肉殖裝甲,所以肉殖裝甲也擁有一些簡單的意識。不過這個時候,這些簡單的意識仿佛比他們更加深刻的感受到白易和茉茉的強大,所以完全縮了起來。簡直就好像一只小兔子遇見一頭巨龍一般,不管是逃跑還是反抗都完全生不起那個念頭,只能本能的瑟縮在一起。
  “聽說薩隆家族正在研究新型的生物智腦,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白易也沒有拐彎抹角。
  “在第99斷環,薩摩奇市……。”比丁頓時就回答了白易的問題。
  星環,是指將整個星域劃分成為環形,然后冠以名字。而斷環,則是將星環再次劃分,構成更小的區域。這種方式劃分起來簡單明了,甚至比起常用的地名更加的容易查找。白易的腦海中,頓時就按照比丁說的話浮現出一個地方。
  “那個地方嗎,嗯,知道了。”白易說道。
  卻不知道,這個時候,一同在這里的人心中的震驚有多么的巨大。研究最新型的生物智腦,可以說絕對是薩隆家族的重心了,就算是他們,也只是聽聞了一個消息而已,并不知道確切的資料。但是,這個人才這么簡單的一次詢問,比丁就老實的說了出來,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所有人不由疑惑的望向比丁,以為比丁是騙白易的。因為,比丁現在的樣子并不呆滯,不像是受人控制的樣子。
  沒有控制嗎!
  確實沒有控制。但是,比單純的受到控制更加的讓人驚恐。因為這個時候,比丁就清楚的可以判斷出所有的事情來,包括他回答白易問題的干脆。但是,就算明明知道這一點,但是他卻仿佛無法違背白易的問題一樣,心甘情愿的就說了出來。
  明明不愿意,但是卻又心甘情愿。
  強烈的反差,讓比丁的內心感到更加的害怕。而很快,不僅是比丁,其他人也清晰的感受到這種恐怖。
  “說起來,好像各位的身份都不低的樣子,不知道在這里商議些什么事情?”白易問道。
  “就是商議一下怎么對付那個回歸的弗烈家族。對方貌似在外面帶來了非常強大的力量的樣子,如果讓他們重新崛起,那么在座所有人的利益都會遭受巨大的損害。所以,阻止他們就成為了非常重要的事情。”其中一人頓時就回答了白易的問題。
  你傻了嗎!
  其他人頓時瞪大眼睛看著那家伙,眼神猶如看見了逗比一般。他們完全不能理解,這家伙怎么會這么坦白的將他們匯聚在這里的目的就這么輕易的說了出來。
  必須得滅口!
  其中兩人的心里頓時閃過這個念頭,就如同他們平時所做的那樣。只是,當他們的心里剛剛升起這個念頭的時候,白易就再次提出了問題。
  “哦,你們打算怎么對付呢?”白易再次問道。
  “非常簡單的問題,制造一起災禍,將那個萊恩殺掉就可以了。弗烈家族雖然回歸,但是畢竟不同于往日,當初鼎盛一時的弗烈家族也剩余的也就只有這么一兩個人了而已。安芙拉是一個女子,就算是在怎么強大,也不足為懼。剩下的一個萊恩,只要他死了之后,不管他們背后的力量有多強,也都沒有了借口和根基。”一個比較兇惡的家伙再次說了出來。
  你也傻了嗎!
  另外幾人再次看向這個男人,眼中瞪得無比的巨大。不過,在片刻的錯愕之后,其中一人猛然看向了白易,這個動作,頓時讓所有人都反應過來。
  不正常!
  如果說,最先的比丁,還有第二個人回答白易的問題,他們還沒有完全明白過來,只以為兩人是發傻的話,那么這第三個,就已經證明,絕對不是他們發傻了。他們,無法拒絕白易的提問,哪怕心中明明知道這些事情說出去之后會是什么樣的結果。這很簡單,從比丁三人臉上那驚恐,卻完全無法阻止的神情上面,就完全可以看得出來。
  “具體的計劃是什么樣的?”
  “弗烈家族雖然回歸,但是畢竟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出現了。而人心,都是善變的,在萊恩身邊的那些老部署里面,可未必都這么忠誠。有了他們作為內應,其實是很容易做到的……。”另外一人再次回答了白易的問題。一邊回答,這個人的身體一邊顫抖,右手恨不得將嘴巴給捂住,但是很快些,他的舉動完全就是徒勞的。
  而這個時候,其中一人似乎還想要掙扎,強行控制體內的肉殖裝甲展開了力量。只是,就在他剛剛彈起來,正準備攻擊白易和茉茉的時候,卻頓時看見了白易的眼神。
  威壓!
  不同于之前的隱性壓制,這一次,是完全浮現于外的威壓。就仿佛房間里面突然變得無比的沉重一般,這個家伙只覺得身體完全無法動彈。隱性的壓力,從心理上加諸于身體之上的壓力,讓他自己完全無法移動。
  一滴一滴的冷汗從額頭浮現,然后滴落,這個人只覺得自己快要爆掉了一般。就在這個時候,他的肉殖裝甲突然傳來一聲哀鳴,然后飛速的委頓下來,變成了一堆軟綿綿的爛肉。
  死了!
  其他人看見這一幕,心中頓時再次大驚。肉殖裝甲是伊斯特特有的力量體系,所以他們都可以看出來,這個家伙的肉殖裝甲已經死掉了。這究竟要什么樣的力量才可以做到這一點啊,僅僅一個眼神,就讓肉殖裝甲給死掉了。他們完全沒有感受到任何的攻擊,難道,真的是被嚇死的嗎?
  白易則是頗有興趣的看了一眼死掉的肉殖裝甲。很不錯嗎,果然不愧是這里獨有的力量體系,居然會自動保護主人。如果不是肉殖裝甲自動保護這個家伙,那么這個時候,估計這家伙也完全站不起來了吧。
  一番小小的動靜之后,所有人都明白過來,這兩人完全不是他們可以招惹的。所以,也別想著反抗了,任由別人擺弄吧。
  白易和茉茉坐了下來,煞有興趣的聽著幾人將他們構思的計劃全部交代出來。
  蓄意的謀殺,偽造成為事故。
  商業上的聯合陷阱。
  對安芙拉的奴役和調教。
  ……
  各種陰暗無比的手段,從這群人的口中清楚的全部說了出來。說到最后,白易和茉茉都不由皺了皺眉頭。
  “你們,難道就完全沒有想過正面競爭嗎?”突然之間,白易再次提出一個問題。
  聽見白易的這個問題,幾個臉色如屎的人頓時錯愕的抬頭,一臉詫異的望著白易。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