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1065 第三個

白易將這個‘高手’丟給了收的徒弟狐青七,沒有理會狐青七會怎么處置對方,然后白易來到了秋諾語的身前。白易將手放在了秋諾語的額頭,原本安靜的秋諾語,頓時蜷縮起來。而從白易的身上,蔓延伸出數的暗色靈絲,然后飛速的圍繞,將秋諾語完的包括起來,形成一個透明的大繭。
  而這個時候,狐青七也走了過來,手上沾染著一些鮮血。
  “師父!”狐青七恭敬的說道。
  “師父,諾語姐她……。”狐青七輕微的期待又不安的詢問到。這個時候,逐漸冷靜了下來,狐青七才想起剛剛白易說的名字,白帝。狐青七雖然輕微吃驚了一下,但是并沒有過于的興奮,現在他擔心的是,自己師父是否可以將諾語姐救回來。
  “秋諾語是你師姐!”
  “啊……什么!”狐青七愣了一下,然后才反應過來。
  “在來這里之前,我就已經找到了諾語,然后將她收為了徒弟了,所以,她是你師姐。事實上,也是我讓她出來幫你的。”白易看見狐青七立即緊張的想要說什么,頓時伸出了食指,是以狐青七不用緊張。
  “不用緊張,我是故意讓諾語死亡的。”白易說道。
  “諾語之前受了很重的傷勢,不過嚴重的,是被人強制抽取了三滴原血。這對于我們太陽系的力量體系來說,非常的重要。根基的損毀,加上連續戰斗的透支,她的身體暗傷已經非常的嚴重了。這樣的傷勢,就算是白冥樓治療起來都非常的麻煩。以普通的方式,就算是治療好了,也會對之后的發展產生很深的影響。所以,我就讓你師姐先死一次,然后以生死之道重孕育生。”白易解釋道。
  “生死之道!”
  “沒錯,那是為師在升華支撐起四方天的時候,所產生的領悟。以死亡孕育生,打破原有的所有根基,重鑄生命。”白易對著狐青七露出一個柔和的笑容。
  狐青七臉上有些迷茫,這些東西對他來說有些太過于深奧了。不過,他完想不到,生死之道意味著什么,意味著白易對生死命運的體悟,可是當初在整理力量體系的時候,綜合了所有人的感悟,和茉茉的死之命運結合而生的一種法則上面的體悟。可以說,白冥樓里面,即使是很多高層,都不知道這些內容。
  而白易這么直接就告訴兩人,就足見白易對這兩個徒弟的看重。
  “順便再告訴你一件事,你妹妹的靈魂還在!”白易又說了一句。
  狐青七聞言頓時瞪大了眼睛,不過,狐青七立即就發現白易的神色有異,立即又冷靜了下來。
  “其實,在你們那一次反抗戰爭的時候,我和茉茉就偶然在那個地方。那個時候,我就查了一下你的過往,知道你的妹妹已經死亡了。原本,我是想要將你的妹妹帶回來的,但是因為時間上遲了一點,在冥國深淵里面,你妹妹的靈魂受到了傷害。”白易解釋到。
  “我妹妹她……。”
  “靈魂還活著,但是受了傷,意識的載體遭到了破壞,記憶丟失了很多。估計以后很長一段時間內,都只能像個小孩子一樣,只有等到靈魂溫養恢復之后,才會逐漸開始成長。”白易說道。
  “只有靈魂?”
  “嗯,只有靈魂,別緊張,沒什么大意的,白冥樓里面純靈體的成員多了去了。”白易笑了一句。
  “總之,我們先回白冥樓。”白易說道。
  ……
  回到白冥樓之后,青七很就見到了他的妹妹,果然是一直小狐貍的樣子。就連靈體都沒有多少變化,只是,她妹妹青貍的記憶卻不是很完善,甚至有些混亂。
  “青貍!”
  “你是……你是哥哥,哇,哥哥你怎么突然長這么大了。”在見到狐青七之后,青貍剛開始有些疑惑,但是很就反應過來。小狐貍拖著透明的身體一下子跳到了狐青七的肩膀上面,興奮的嘰嘰喳喳的。
  狐青七原本還有些擔心的,但是在看見妹妹的靈體依舊這么活躍的樣子,心中就不由放心下來。
  在將狐青七帶回白冥樓之后,白易和身邊的人說了青七的身份之后,就丟到了女仆的學習班里面。當然,不是說白易不重視,而是,白易會等到秋諾語重孕育蘇醒之后,才會將兩人真正收徒。現在嘛,狐青七就跟在女仆后面,惡補一下基礎的力量體系的知識吧。反正,白易覺得這些基礎的東西,白冥樓其他人都可以教的,暫時不用他來手把手的教。
  現在的白易,還是先將之前制定的幾個計劃完成了再說。
  而狐青七當初還有些忐忑,因為,他是白易的徒弟,在白冥樓里面,其他人會不會討好他之類的。結果,過了一段時間之后,他才發現自己想多了。身為白易的徒弟,確實是一個很好的身份,但也只是讓他融入白冥樓而已。
  其他人對這個身份完就不在意,反正,就連一個小女仆都敢對他大呼小叫的。
  不過,這樣的對待,反而讓狐青七松了一口氣。說實話,他還真的害怕其他人對他區別對待。
  “區別對待,為什么,你嗎?”果兒聽見青七的話,頓時從青貍那邊轉過了頭。
  “能夠讓別人區別對待的,只有一個條件,你真正的實力。”而在另外一邊,班班長苗苗冷淡的說了一句。
  “對對,比如妮爾萊。”果兒聞言頓時點點頭。
  “妮爾萊是?”
  “她也是白易大人的學生拉,和莎蘿女仆長是同期的,當時獲得了獨立行事的八個人之一。諾,就那個,有事沒事就跑到白冥樓來蹭吃蹭喝的家伙。”麥麗說著,悄悄指了指外面躺在椅子上面沐浴陽光的一個女子。
  “沒錯沒錯,而且那家伙的性格還很惡劣。”其他女仆也點頭認同。
  “什么叫做蹭吃蹭喝,我聽見了哦。”一個聲音突然傳來。
  “哇,你這么遠都能聽見,難道你一直開著生命場。”麥麗頓時緊張的跳了起來,準備逃跑。
  “哼哼,現在還想跑,晚了!”妮爾萊說著,速追了上來。麥麗非常的激靈,利用嬌小的身體在白冥樓里面速的跑動躲避,只是,妮爾萊的能力卻強,損變向。并沒有花多少時間,就追上了麥麗,然后繼續將麥麗和其他幾個女仆裹到了一起。
  來吧,超級保齡球!
  突然的加速,被當做球丟出去的麥麗眼睛都瞪出來了,哇哇的大叫著,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朝著另外一群女仆飛了過去。看見麥麗被丟了過來,其他的女仆頓時想要躲避,只是,速度實在是太了。轟的一聲,麥麗就好像一個肉球一般,撞在其他人的身上,撞擊的力量頓時朝著其他人完的分散。一陣稀里嘩啦的撞擊聲,教室直接被撞得四分五裂,然后從天上,一個一個的女仆才噼里啪啦的落在了地上。
  在旁邊的狐青七看傻了眼,難道這就是白冥樓的日常?
  不過,他旁邊的青貍倒是非常興奮的看著眾人的樣子,貌似也想要加入進去。
  ……
  白易收了兩個徒弟的消息,就算是沒有宣揚,但是很,就被其他勢力的人得知。對于秋諾語和狐青七兩人,之前各方勢力早就聽聞了,也關注過一下,所以多少也知道。甚至,他們還知道,原本白易看重的是四個人,不過另外兩人被威利?波爾加拉給分了過去。原本,事情就這樣平靜下來的,但是突然之間,一位老朋友造訪,白易不得不再次分出了時間。
  琉璃西婭,很早的時候,就和白易他們關系十分親近的一個老朋友。只不過,后來的戰斗越來越浩大,而琉璃西婭的實力卻一直沒有提升,所以越來越邊緣化。甚至,后來連領導的位置,都交給了她徒弟的老公。
  或許,琉璃西婭本身就是自愿的,所以其他人也沒有插手別人的內部事務。不過,因為琉璃西婭和白易他們的關系,所以就算是邊緣化,但是也沒有什么人去打擾她的。
  這一次,琉璃西婭就來到了白冥樓。
  “好久不見,琉璃西婭。”白易看見琉璃西婭,頓時露出一個笑容。
  “好久不見!”琉璃西婭也回禮,這個時候的琉璃西婭已經完沒有了高手的崢嶸,溫柔得如同一般的婦人一樣。
  “不知道你這次突然來找我是?”
  “哎,我是來請求你的……我有了一個兒子,希望你可以將他收為徒弟。”琉璃西婭說道。
  兒子?
  白易頓時驚愕!
  “不是自孕的,別這么驚訝,你以為其他人都是你啊,我找到了一個相愛的男人,實力不算很高,但是卻很溫柔。”琉璃西婭說起自己的丈夫的時候,一臉的溫柔。
  白易點點頭,表示明白了。確實,每個人都有自己不同的追求,琉璃西婭喜歡平靜的生活,和一個男人結婚生子也沒有什么奇怪的。
  “我都沒有想到,我居然會生出一個兒子,真是不可思議。不過,我那個兒子很跳脫,為了他將來的發展,我想讓你將他收為徒弟。先別拒絕,我知道,你不會隨意收徒弟,但是,我覺得我兒子的天分真的很不錯,和我完不同。我只是不想因為我的能,耽誤了他的未來。”琉璃西婭說道。
  “可以看看嗎。”白易說道。
  “嗯。”這個時候,才從琉璃西婭的身旁走出來一個十來歲的小男孩,滿臉的不忿和驕傲的樣子。似乎對于自己母親這么求人非常的不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