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1)      第1347這份信念(11-21)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1)     

災厄紀元1064 兩個徒弟(2)

白易帶著秋諾語靜靜的看著類人族少年的舉動,就在秋諾語以為類人族少年即將翻盤獲勝的時候,白易卻指了一下。
  “你出手吧,否則你這個師弟就沒了。”
  秋諾語聞言驚愕了一下,然后沒有問為什么,頓時就沖了出去。果然,就在秋諾語剛剛沖出來的瞬間,中了木血花的毒的希古星域的高手就暮然瞪大了眼睛。乍然綻放的氣息狂暴無比,而這個希古星域的高手,更是在瞬間露出冰冷的笑意。
  死吧!
  強大的力量綻放,一瞬間就將類人族少年籠罩在里面,眼看類人族少年就要死在這里的時候,秋諾語突然就從側面出現。
  “律令,守護!”眼看快要來不及了,秋諾語頓時就喊了出來。
  一瞬間,在類人族少年的身體外面,頓時浮現了一圈神秘的紋路。這些紋路將類人族少年籠罩在里面,然后硬生生的承受了希古星域高手的一擊。白易在后面看著,雖然早就已經看見過好幾次這種力量了,但是心中還是不由輕微的驚訝。
  語之律令!
  力量的展現,是需要媒介的。白易的大氣掌控是藉由生命場控制大氣,而逆花瞳,則是藉由光線、聲音……第六識,傳遞給敵人錯誤的感官。其他的*火焰、冰霜等等,都算是非常的常見了。不過,秋諾語所展現出來的力量,即使是在破碎時代,都沒有出現過。或許,也不是沒有出現過,只不過是擁有者在成長起來之前,或許就已經隕落了吧。
  語之律令,藉由語言這種智慧生物總結出來的交流方式,來釋放自己的力量。
  這是目前的語之律令所展現出來的特點,不過白易相信,隨著秋諾語實力的提升,這種力量肯定會綻放更多的光彩。
  守護的屏障暮然出現,擋住了希古星域高手最強大的一波攻擊,然后秋諾語暮然彈射而出,將類人族少年救了出來。
  “你怎么?”
  “一會再說。”秋諾語瞬間回答到,然后瞬間再次說道。
  “律令,力量增幅。”隨著這句話,在秋諾語的身上,力量幾乎是呈現出一種不正常的增長。不是說這超過了秋諾語的極限,而是說,以秋諾語的身體,理論上是使用不出來的。是的,理論上是使用不出來的。就和每個人都知道的一樣,人類的力量很強,按照科學的數據的話,可以發揮出驚人的力量。但是這種力量,受限于各種制約,基本也只是理論而已,現實中是使用不出來的。更不用說,現在的秋諾語現在身上還帶著傷勢。
  比如,一個大力士可以舉起一噸的重物。然后,給他的肚子上面捅了一刀。理論上,只要鮮血和生命沒有大量流失的情況下,他還是可以舉起一噸的重物的,但是,現實的情況就是,在受傷的情況下,他不可能再像正常情況一樣發揮自己的力量了。這絕對不是說,他沒有那種力量了,而是……。
  心理,生理,都會形成巨大的束縛!
  但是,在語之律令的力量之下,秋諾語的身體就完全違背了這種束縛。而這也是秋諾語在自身無比狼狽的情況下,還能從戰場上面殺出來的緣由。
  秋諾語接下了希古星域高手的攻擊,而類人族少年則是驚愕的看著秋諾語的背影。
  為什么,為什么秋諾語會出現在這個地方,他們不是在很早之前,就已經分開了嗎。而且,這個伏擊的地方,也是他精心挑選出來的,不管是人類還是希古星域人,都不太可能來到這個地方。
  類人族少年還沒有想明白怎么回事,也沒有時間讓他去想。
  雖然秋諾語突然沖了出來,結下了希古星域高手的攻擊,但是秋諾語現在的狀態實在不是很好。雖然希古星域的高手也中了毒,但是對方的實力可是實打實的lv4這個層次的。很快,秋諾語就陷入了巨大的危機當中。
  類人族少年看見這一幕,頓時也沖了上去。雖然他不知道秋諾語為什么會出現在這個地方,但是卻知道秋諾語是為了救他。
  剛開始,秋諾語的心中還有依仗,畢竟白易就在身后,或許讓她出手,只是暫時的。但是很快,秋諾語就覺得不對了,白易,似乎并沒有出手的意思。
  為什么?
  是測試他們兩人的力量嗎?
  雖然不明白為什么,但是秋諾語額還是反應過來,只能依靠自己了。而這個時候,秋諾語額的心中也沒有絲毫是不滿,就算是白易已經成為了她的師傅,但是她也完全沒有抱到了大腿的心思。
  三人的戰斗,無比的慘烈,就仿佛瀕死野獸的掙扎一般,瘋狂無比。
  當秋諾語最后的生命和力量也消耗干凈的時候,心中還抱著巨大的疑惑。白易在最初不出手她還可以理解,但是連她都戰斗到死亡的程度了,為什么白易還是沒有出現。或者說,白易說的收她為徒,只是一個玩笑?
  耗盡了最后一絲力量,秋諾語的身體緩緩的朝著后面倒了下去,眼前的光亮似乎在迅速的縮小。眨眼間就要徹底被黑暗籠罩了一般。
  這次,是真的要死了!
  帶著疑惑,秋諾語逐漸朝著地面倒去,只是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傳入了她的耳中:“聽好,死亡是新的生命的開始……生死道!”隨著耳中迷迷糊糊的聲音,秋諾語的身體無力的倒在了地上。只是,在原本已經死亡的身體里面,卻仿佛什么東西逐漸蟄伏起來了一樣。
  “諾語姐,諾語姐!”類人族少年爬在另外一邊的地上,大聲的喊道,但是秋諾語卻沒有了任何的生命氣息。
  而這個時候,受了重傷的希古星域高手搖搖晃晃的爬了起來,看了一眼一動不動的秋諾語,突然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雖然不知道從哪里又跑出來了個女人,但是看上去,也不過如此了。最后,你們還是要死在這個地方。”
  希古星域的高手一把抓住了類人族少年的脖子,然后提了起來。
  類人族少年身體垂掛著,眼神無比的哀傷和后悔。不是因為他今天要死在這里,而是因為又一個擔心他的人,被他牽連了進來。
  “真遺憾,你們那個什么白帝下令終止了戰斗,否則我估計早就死在戰場上面了吧。也不用等到你來這里刺殺我了,只是,更可惜的是,你的刺殺不成功,今天要死的人,是你。”希古星域的高手獰笑著,手上就要用力。
  “那么,我重新下達命令,再起戰爭如何。”
  時間就仿佛定格在這一刻,這個希古星域的高手定定的站在了原地,眼中無比的驚恐。作為一個lv4的高手,他也僥幸見到過白易的樣子。只不過,他完全不明白,白易為什么會出現在這個地方。這個時候,他拼命的想要做些什么,但是身體卻仿佛驚嚇到僵硬了一般,什么都做不了。
  而這個時候,類人族少年仿佛完全沒有看見白易,只是眼中依舊無比的哀傷。
  “后悔嗎!”白易對著類人族少年說道。
  “沒有力量保護親人,也沒有力量保護朋友,即便今天你活下去了,沒有力量,你以后也會延續這種悲劇。”
  “你,后悔了嗎!”白易輕輕的在類人族少年的耳邊說道。
  聽見白易的話,眼神哀傷的少年頓時再也忍耐不住,眼淚猛然就流了下來。原本,白易還打算說些什么,但是突然之間,又停下了,因為,白易敏銳的發現,類人族少年的內心,在這一瞬間正在瘋狂的成熟。
  “我發誓,只要我還活在這個世界上一天,我就絕對不允許這種事情再次發生在我面前。我絕對會成長到,可以保護每一個親人和朋友。”類人族少年對著天空大聲的喊了出來。然后,類人族少年又重重的跪在了地上,然后朝著白易磕下。
  “請前輩收狐天青為徒,讓我擁有守護親人的力量!”
  “請前輩收狐天青為徒,讓我擁有守護親人的力量!”
  “請前輩收狐天青為徒,讓我擁有守護親人的力量!”少年的額頭重重磕在地上,大聲的懇求到。
  就在少年再次磕下去的時候,卻被白易按住了肩膀。
  “你,從現在開始,就是我的徒弟,白帝的徒弟。記住你今天的誓言!”
  “是!師父!”
  “嗚……哇啊啊啊!”在大聲的喊了出來之后,類人族少年狐天青才猛然哭了出來。沙啞的哭聲,涕淚零流,毫無形象毫無風度可言。但是,這種哭泣,卻展現了狐天青心底最真摯的感情。
  白易看著狐天青毫無形象的哭泣聲,眼中卻出現了一抹欣慰和笑意。
  總的來說,兩個徒弟白易都是非常滿意的。
  那么,現在也開始繼續接下來的事情了吧。白易看向那個希古星域的‘高手’,然后伸出了右手:“你說得對,對敵人就是不應該心存善意。但是,星域之間的事情,不是你一個小人物可以置喙的,如果你想要死亡,非常的容易。”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