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0)      第1347這份信念(11-20)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0)     

災厄紀元1063 兩個徒弟

白冥樓高層的生命因子,有多么的重要,簡直不言而喻。生命因子,就是攜帶著一個人所有生命信息的東西。如果這東西流傳出去,不管是被外面的勢力解析他們每個人的力量和弱點,或者是被其他人融合,弄出一群復制品,都是非常嚴重的事情。
  這個命令,真是嚇到這一群人了。
  不過,看白易的樣子,就知道絕對不是開玩笑的。虛獸,或許真的非常強大,但是既然白易他們成長到這種程度,白易就覺得他們的潛力絕對不亞于那些虛獸。只不過,用自身作為樣本來研發,在正常上,或許無法接受而已。
  “做好準備吧,不久之后,我會通知高層人員來這里留下生命影子樣本的。”白易說道。
  “是!”研究人員立即回答到。
  白易在下達了這個命令之后,就拿著量子光腦和生物智腦的資料離開。當然,白易并不是想要主動參與到研究當中去,白易的目的,是完善兩種光腦和世界之眼網絡的接入。最主要的是……不能讓人以任何方式入侵或者借助這個離開。
  沒錯,就是為了防備馬斯蒂奇!
  雖然馬斯蒂奇身上隨時都有十二條法則鎖鏈的束縛,但是一旦開放意識網絡,曾經可以化為光芒的他,誰知道會發生什么變化。白易要做的,就是讓世界之眼網絡的接入完全沒有任何的漏洞。而白易作為測試的人,就是自己。對于自己答應的事情,白易絕對不會敷衍。既然答應了馬斯蒂奇為他開放意識網絡,白易就絕對會做到。但是,白易卻絕對不允許因為某個漏洞,讓馬斯蒂奇找到脫離的機會。
  白冥樓的各種事情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而這個時候,白易又接到了下面的匯報。
  兩個人按照預定的軌跡,加入了白冥樓。
  對希古星域的戰斗已經結束不少的時間了,當初白易看上的那幾人,都在戰場上面經歷了很多的事情。最主要的,是眼界的展開,外星域的入侵,本星域頂端強者的力量,每一種,都讓人心馳神往。很多人,都在這次戰場里面擁有了不錯的機遇,被那些頂端的勢力看上,加入了其中。不過有兩人卻一直沒有什么機會,直到現在。
  白易都覺得有些分身乏術的感覺了,只是,對兩個預定中的徒弟,卻不得不去的。
  ……
  在一個安靜的地方,那個性格堅韌的女子將武器插入了墓前。對希古星域的戰爭,已經結束了,她回到了這個地方,只是,原本的朋友,家人,都已經成為了記憶。咧咧的狂風不斷的吹拂著女子的發絲,讓她的神情更加的堅毅。
  “戰爭!”女子右手佇在長劍上面,看著滿目的蒼涼,低沉的說了一句。
  “沒錯,這就是戰爭。”白易出現在女子的身側。
  女子輕微驚愕了一下,然后就立即冷靜下來。她完全沒有發現白易是怎么來到他的身邊的,但是很快,她就明白過來,對方的實力遠遠的超過了她。如果對方真的想要對她做些什么的話,她是沒有任何機會的。不過,既然對方是人類的樣子,那么,應該不會是敵人吧,起碼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有過這么強大的敵人。
  “但是,這只是開始!”
  “開始?”
  “沒錯,這只是開始,之后的世界,將會比這更加的殘酷。你認為,希古星域為什么會來到太陽系?”
  “為什么?”
  “因為靈運,靈運,關乎著智慧種族的靈性和氣運,也就是未來。現在,還僅僅只是希古星域而已,未來,未嘗不會成為無數星域爭奪靈運和戰爭。”
  “靈運需要爭奪?”
  “如果可以用整個智慧生物種族成就一個人,達到永恒,萬劫不滅,你會怎么選擇?”
  “萬劫不滅?”
  “不管是天地大劫還是內外宇宙的顛覆,都可以保證自己的永恒。”白易看著女子。
  而這個時候,女子也正好看向白易,莫名的,女子就覺得白易絲毫沒有說笑的意思。雖然萬劫不滅對于女子來說實在是太過于遙遠,但是她就是知道,白易沒有說謊。即使是在白易的目光之下,女子也沒有退縮,反而自然的回答了白易的話:“以整個智慧種族來成全一個人,這個代價,是不是太巨大了一點?”
  “但是,**是沒有極限的!”
  女子聞言,拳頭輕微的握緊,因為,就算是無法理解,似乎也可以聯想到那一幕。只是,心中激蕩的心情才僅僅持續了片刻,就平靜下來。
  “是嗎……是的,**是沒有極限的。”
  “但是,真是很可惜!”
  女子的語氣無比平靜。因為,她已經想到了自己現在的狀態。原本就經受了巨大的折磨,又丟失了三滴原血,之后又經歷了無數殘酷的戰斗,甚至,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堅持到現在的了。以她現在的狀態,根本就沒有資格去想這么遙遠的事情。
  “你來這里,是為了我嗎。我不知道我身上有什么東西值得你看重,但是,我覺得自己并沒有那個能力來承擔這么重要的事情。”女子再次看向白易,已經猜到了白易的來意。事實上,這么一個頂級的高手來到自己身邊,還說出這么重要的事情,除此以外,還能有什么理由呢。
  不過,女子完全沒有任何的激動,依舊心中平靜無波。
  白易聞言露出一個笑容,果然是他看重的人,這種安定的心態。完全沒有被強者看重的興奮和激動。
  “我是,白易!”白易淡淡的說了一句。
  但是,就是這么簡單的一句話,卻讓女子的身體輕微的顫抖了一下。這個名字,雖然簡單,但是只要是太陽系上面的人類,估計都知道這個名字代表著什么。
  “要成為我的徒弟嗎!”白易繼續說了一句。
  “秋諾語,拜見師傅!”秋諾語恭敬的跪了下來,居然是用的最鄭重的叩拜。
  白易并沒有去扶起來的意思,而是生生的受了大禮,而這,也代表了白易已經接受了秋諾語當自己的徒弟。而在秋諾語大禮之后,白易才將手放在了秋諾語的額頭,之前幫她治療的時候,就已經潛伏下的力量,頓時被引動。柔和的治愈力量頓時浮現,秋諾語頓時發現身體上面的暗傷逐漸開始被修復。
  “走吧,我們去見見你的師弟。”白易說著,左手揮動,兩人頓時消失在了這里。
  師弟!
  雖然秋諾語從來沒有想過白易只有她一個徒弟,但是她可是剛剛拜入門下的啊,居然就有師弟了?
  當來到一處偏僻的地方之后,秋諾語頓時就明白了師弟是誰。在下面有一個不算很大的戰場,一個類人族少年正在瘋狂的和敵人交戰。但是,秋諾語明明記得,在前不久,戰斗結束之后,所有人就已經分開了的。而類人族少年完全沒有表現出還要去戰斗的樣子。那么,類人族少年為什么又要一個人出現在這里呢。
  秋諾語并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站立在白易的身邊,看著下面的戰斗。
  明明兩人就站立在一旁,但是就仿佛處于另外一個亞世界一樣,戰場上面的人完全無法發覺。
  下面的戰斗非常的慘烈,類人族少年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在數十個敵人的包圍之下,類人族少年狠狠的將一根尖銳的木刺刺入了一位希古星域高手的身體。這位希古星域的高手,實力可是達到了LV4。木刺的深度無比的輕微,基本就是劃破了一點皮的程度,然后類人族少年就被重重的拍飛。
  “哼,無聊,就這種東西!”那個希古星域人冷冷的說道。
  “咳咳。”類人族少年咳嗽了兩聲,然后又爬了起來,然后就沒有動了。
  “看來你也知道自己是逃不了了。”似乎已經勝券在獲,所以希古星域的高手也沒有著急殺掉對方,反而緩緩的走到了類人族少年的面前。
  “我就不明白了,明明戰斗都已經結束了,你們的高層也已經約束了所有人不要繼續戰斗了。為什么你還故意來到這個地方,想要殺了我。難道你就沒有想過,你的這點實力,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嗎。”
  “咳……,嗯,我知道的喲。”類人族少年坐在了地上,身體疲軟無力。
  “我知道戰斗已經結束了,我也同樣明白上面為什么會約束不繼續戰斗。畢竟,繼續戰斗下去,就算是占據絕對的優勢,你們的反抗,也會造成沉重的傷亡。這是大勢,星域之間的大勢。”類人族少年輕微笑著說道,然后抬頭。
  “但是,我只是一個小人物而已。我不需要看這么長遠的地方,我現在想要做的,就是,殺了你!而這,并不會對大局造成任何的影響。”類人族少年認真的說道。一個有著透徹目光,卻又有自己決斷的少年。他知道外面為什么停戰,那是為了大局。但是,他卻又固執的選擇一個人來暗殺這個希古星域的高手,僅僅是因為個人的念頭而已。
  “殺了我,可惜,你沒有這個實力。就和你說的一樣,你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今天死在這里,也沒有任何的影響。”希古星域的高手冷冷的說道,右手抬起。
  只是,他抬起的右手逐漸停止,然后臉上露出了非常驚愕的神色。
  而這個時候,類人族少年站了起來,臉上一片悵然:“知道嗎,當我妹妹死亡的那一刻,我就已經決定,一定要殺了你。我知道自己的實力不是你的對手,如果等到擁有實力來報仇的時候,估計早就已經找不到你了。但是,這個世界,生死的交鋒,絕對不僅僅憑借實力。”
  “青木槿,偶然發現的,對你們的體質有非常巨大破壞性的一種毒素。毒這種東西,可是一種打破了實力的禁錮,可以以弱勝強的東西。”類人族少年再次拿起了那一根木刺,然后刺入了希古星域高手的眉心。
  ……
  “你覺得這個師弟怎么樣?”白易問了秋諾語一句。
  “很不錯!”秋諾語不知道白易為什么要問她,但是立即回答到。確實很不錯,秋諾語看事物也足夠透徹的,所以才不會像其他人一樣覺得這個類人族少年的行為有什么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