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2)      第1347這份信念(11-2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2)     

災厄紀元1058 死宅這種生物

各種事情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下去,暫時的,還看不出來什么成果,而這個時候,暗部那邊卻傳來了消息。
  不是尋找到新的人才什么的,而是,馬斯蒂奇終于忍不住想要見白易了。
  在戰斗結束之后,白易就沒有去見過馬斯蒂奇,而是讓暗部的人去負責審訊。最主要的,就是那個天希祖帝究竟想要做什么,靈運,究竟又是什么東西?剛開始,馬斯蒂奇還很冷靜,但是最后卻提出了想要見一見白易。
  “是嗎,我知道了。”白易在得到下面的呈報上來的消息之后,說道。
  就算白易這個時候還在忙于對知識之腦的摸索,這個時候也不得不停止了。畢竟,馬斯蒂奇身上的事情,才和整個太陽系星域息息相關。事實上,審訊的事情,可不是白冥樓單獨做的,因為馬斯蒂奇可不是白冥樓的私人囚徒。對于事關整個太陽系星域的安危,其他勢力當然也有資格隨時知道這件事情。
  白易在知道了這件事之后,停下了手上的事情,然后無聲無息的消失在了原地。當白易再次出現的時候,就已經在太陽系星域最幽暗的深淵了。
  并沒有去五指山那里,或者說,五指山,僅僅只是表面上的鎮壓之地而已。那是白易故意留給所有希古星域人的假象。估計這個時候,剩余的希古星域人不乏想要突破五指山,將馬斯蒂奇救出去的人。不是說不能通過五指山前往這里,不過無疑,走那條道路的話,將是最為艱難的。
  白易出現在這里的時候,暗部部長巴頓立即就迎了上來。
  “白易大人!”
  “嗯,問出些什么東西了嗎。”白易問道。
  “一直沒說,只是在昨天,馬斯蒂奇突然提出想要見你。”巴頓回答到。
  “哦。”白易點點頭。
  朝著馬斯蒂奇的鎮壓之地走去,白易心中還在輕微的思索。原本,在白易的心中,馬斯蒂奇還會過很長時間才會求見自己的。畢竟,達到他那種層次,估計也不是這么在乎時間,千萬年的時間或許很難熬,但是數百年對于他來說可能還真的不怎么在乎。只是沒有想到,這個馬斯蒂奇居然這么快就想要見他了。
  當白易來到鎮壓之地之后,其他人就全部留在外面了。或者說,最里面,除了某幾個擁有特別通行證的人以外,根本就進不來。因為,藉由四方天生成的鎮壓,穩固而龐大,一般人根本連站都站不起來。
  一片幽深黑暗的空間當中,一個散發著淡淡光芒的人影懸浮在那里。十二條法則的鎖鏈從四方八極十二支柱上面蔓延出來,纏繞在馬斯蒂奇的身體和靈魂上面。這片虛空毫無任何的光線,除了馬斯蒂奇自己。而且,這里是一片純粹的虛,沒有任何的物質,連個落腳的地面都沒有。馬斯蒂奇就只能被十二條法則鎖鏈拉扯著,懸掛在空中。
  剛開始,馬斯蒂奇心里都沒有特別在意這個封印,但是在過了一段時間之后,馬斯蒂奇才發現真是太小瞧這個鎮壓之地了。完全的沒有任何的光線,如果僅僅這樣還罷了,馬斯蒂奇還發現,自己的光能量,正在隨時隨地的順著十二條法則鎖鏈被吸走,讓他完全提不起任何的力量。
  沒有靈魂之火的灼燒,也沒有蝕骨之毒的折磨,但是,這種完全黑暗的環境,卻讓馬斯蒂奇感覺無比的厭惡。
  厭惡得,簡直想要抓心撓肺一般!
  而且,在沒有人來審訊他之后,這個地方更是窒息的寂靜,沒有任何的聲音。十二條法則鎖鏈并沒有實體,但是卻又讓他被束縛在這個地方,完全不能移動。馬斯蒂奇連想要制造一點噪音都不可能。
  寂靜的黑暗!
  馬斯蒂奇從來沒有想過,僅僅是一個簡單的環境,就能讓他感受到這樣巨大的壓力。
  馬斯蒂奇耷拉著頭,勉強將心中的狂躁壓了下去,等待著白易的到來。只是,突然之間,馬斯蒂奇猛然抬頭,才發現白易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站在了他的面前。而他,不僅連白易什么時候來的不知道,就連白易注視了他多少時間也完全不知道。
  一個激靈之后,馬斯蒂奇才心中升起的驚恐壓了下去。
  兩人雖然依舊對視在一起,但是卻沒有說話,不過最先忍耐不下去的,顯然還是馬斯蒂奇。
  “白易!”
  “嗯。”
  “你這家伙,還真是夠冷靜啊,這就是勝者的氣度和悠閑嗎。”馬斯蒂奇語氣莫名的說道。
  “你可以這么認為。”
  馬斯蒂奇嘴角張開,露出一個不服的神情,想要諷刺些什么,卻發現完全無法開口。因為,不管怎么說,他在這場戰斗里面,才是失敗者。而失敗者,是沒有資格和勝利者叫狠的,那種行為,只不過是敗犬不甘的悲鳴罷了。
  “那么,聽說你要見我。”白易終于拉開了話題。
  “沒錯,我想要見你,你知道不知道,你們太陽系星域已經處于一個非常危險的邊緣了。”馬斯蒂奇一開口,就抖出一個猛料。只是,很顯然讓馬斯蒂奇失望了,白易完全沒有絲毫擔心或者緊張的神情,就仿佛他的那句話只是清風拂面而已。
  “就這個?”過了一會之后,白易才問道。
  “你不緊張?”
  “一句話,就想讓我緊張……哈哈哈哈。”白易很隨意的笑了起來。
  “那么,我們還是說一點有價值的東西吧。比如,突破進入lv6的最本質根源究竟是什么,我們在剩余的人那里得到了一些資料,但是他們畢竟沒有進入這個層次,所以語焉不詳。還有,靈運究竟是什么東西,有什么作用。或者說,你說的那個將太陽系星域置于非常危險邊緣的東西,究竟又是什么。”白易右手一拂,兩人的腳下,浮現出光潔的地面。白易坐了下來,而對面的馬斯蒂奇也在這么長時間之后第一次腳踏實地。
  一個簡單的舉動,就讓馬斯蒂奇心中的防線不知覺松動了一點。
  坐在對面之后,馬斯蒂奇才看向對面的白易。
  “如果我間這些東西說了出來,可以交換些什么,可以放我自由嗎。”馬斯蒂奇問道。
  “真是遺憾,不能!”白易搖頭。好不容易才將馬斯蒂奇鎮壓在了這個地方,怎么可能這么簡單的放他出去。甚至,能夠將他鎮壓在這個地方,都帶上了一絲運氣的成分,再來一次,馬斯蒂奇可不會傻傻的朝著四方天里面撞進來。
  “那我為什么要說。”
  “雖然不能離開這個地方,但是,卻可以改善一下環境什么的。”白易說著,右手再次彈了一下。從兩人的中心開始,這里突然變成了一間小型的居室,里面各種東西都非常的完善。最關鍵是,有光了。
  白易做出了這個動作之后,就沒有說話了,只是任由馬斯蒂奇自己思考。
  馬斯蒂奇看著四周不足二十平方米的居室,簡直連苦笑都苦笑不出來:“一個事關你們整個星域存亡的消息,就這么的廉價嗎?而且,就算是有了這樣一個房間,又有什么作用,不還是和牢房有什么區別。要知道,身為囚牢,可怕的不是獨居,而是沒有任何人可以交流的孤獨。”
  “看來你最近這段時間深有感受!”白易看向了馬斯蒂奇。
  “哼!”
  “我只是舉一個例子,具體怎么樣,當然還需要你的誠意。如果你的誠意足夠的話,除了你人不能離開這里之后,我未嘗不能讓你和外界溝通,雖然需要轉換一些方式。”白易說道。
  “什么方式。”馬斯蒂奇問道。從一開始,馬斯蒂奇就知道,自己是絕對不可能出去的了,之所以說這么多,就是馬斯蒂奇想要爭取更好一點的環境罷了。真的要在這個黑暗寂靜的地方呆上數千上萬年的話,估計沒等到那個時候,他就要瘋了。因為,馬斯蒂奇深刻的知道,他和別人是不同的,融合了光之法則之后,別的都可以缺少,但是光是絕對不能少的,離開了光源,就仿佛骨髓里面的枯竭和撓癢一般的難受。
  “比如,死宅這種生物!”
  “死宅?”
  “嗯,生活在小小的方圓之地,卻從來不會感到枯燥的神奇生物。”白易的話音當中充滿了誘惑,然后開始給馬斯蒂奇講解死宅這種生物的神奇之處。
  馬斯蒂奇剛剛還聽得不太明白,估計是希古星域上面并沒有網絡這種東西,或者說,并沒有普及到民用的世界。不過,當馬斯蒂奇明白了之后,卻覺得受到了巨大的侮辱。想他堂堂一個希古星域的星尊,居然會淪為死宅這種生物。
  “白易,你簡直欺人太甚!”馬斯蒂奇暴怒的彈起。
  “那么,你答應嗎。”白易不為所動,平淡的說了一句。
  “好吧,我答應了。”剛剛還暴怒的馬斯蒂奇頓時沮喪的坐了下去。在剛才的交談中,馬斯蒂奇就知道,自己絕對不可能獲得更多的東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