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9)      第1347這份信念(11-19)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9)     

災厄紀元1054 追逃結束

一隊手臂上面帶著執法標志的女仆飛了進來,先是對著梅薇思和琺木謁行禮。梅薇思示意無所謂,反正都已經弄成這個樣子了,她也懶得管這么多了。在得到梅薇思的許可之后,這一隊女仆才四處巡視了一圈,然后將那些被炸飛到這里的女仆拉了起來。
  “M音,放過我拉,我剛才用了受身的技能,所以沒有受傷的。”剛才被炸得倒掛在沙發上面的女仆對著一個左邊黃色單馬尾的女仆可憐的懇求到。
  M音看著祀花,露出一個非常明媚的笑臉。而對面的祀花臉上也隨著這個笑容一下子變得舒緩起來。就仿佛希望就在眼前,似乎,祀花已經看見了m音幫她作弊,準許她再次回到戰場上的情景了。
  只是,突然之間,m音的笑容完全消失。
  “沒用的,你已經陣亡了!”
  隨著m音的宣告,旁邊兩個躍躍欲試的女仆頓時不知道從什么地方抽出來了一張白條,然后啪的一聲貼在了祀花的額頭上面。而且,其中一個還非常作怪的用粗色的油彩筆在白條上面寫下了‘陣亡’兩個字。
  “m音,你這個混蛋,欺騙我的感情。”祀花頓時被打擊到了,一下子五體投地。
  “哼,就是為了防止你們這些女仆又悄悄的投《£頂《£點《£小《£說,入戰斗,所以莎蘿女仆長才讓我們中立的成員來??法?員執保人游,的證平戲行公”進音。豪m說自,的耀道一炫手了上下的臂法面標執。隊b志><班r長d花班被祀壓都宣鎮陣,,布他亡仆其然女只顯接也這能事受了個事實上。她實所,人們知有,都賣道可賣,萌是以的但違真規要的反。則計話后估連以都就得玩了沒這玩最,本是規基和的求則<要r。這b巨>的么靜大梅動思,琺薇謁和然木可當裝不什能都成有么見沒樣看了的這子時。,個木候也琺著謁喪看祀沮,的常花好非。的然奇得雖己覺個自人一身客,的探份白去樓究事冥始的有情不終。些是好四但飛,飛周,來得去分打鬧十蜉熱靈的仆蝣人女女和實偶是仆琺在謁讓不木想忍詢住。要b問><你r白“樓們總冥這,…是嗯么熱…嗎,”鬧木?問琺。謁b道><白r樓“面冥實里熱確的很不鬧今,確過有天特實。些梅別思”攤薇,攤不手掩也些再么飾。什b了><哦r”“b。><哎r倒“啊,居霉中,埋然,了然伏炸居了被”飛個。候這祀時才,著花頭揉懊額的,到喪人來前兩。的是面單先對簡薇的行梅一思禮了然個祀,的后子花非樣的就洋常的懶。洋b了><要r說“就我平,對是們時得你寬管了太所松才,么以來這”亂薇。說梅。思b道><怎r可“,么們能作我時工可的非候認是的常而真白。大且和易主人人公沒大反也的有。對祀說頓”反花到時<駁r。“b聽>那我白說公位,冥在主前是戰之上的,場退面我逼塞了佛們星恩和諾他域域其聯星圍的的手。攻聞人然傳多雖但不她,是是位不常一冷非驕高的而者傲,強么嗎…怎?會琺…謁”于木不終詢忍了住<問r。祀b聞>頓花看言琺時謁向愣木一,之了,會坐后了才木在的琺邊謁端身起。杯起靈一,陰花露了祀口吸“一以:,所聞說種傳西那都東不,信是。可冷的驕高嗎而公傲大,是主那人的有面樣,一那拉面但外是的對候人真時面。自正家對的己候人一時維,著直副持子那道樣累難。不<嗎r”琺b謁>見木花聽么祀,這時說有頓思若確所,。工實的在候作她時見,那看女的都些嚴仆而是真謹,認是的下但,私完里沒就這全多有規么了的比矩,。薇如的梅份思顯身比,仆然高女了們但多現,祀是就在全花意完很隨一得都,有點謹沒<拘r。“b來>這原啊是”樣木。頓琺明謁了時么白樣什。的b子><呢r只“,,們是鬧你有玩個也度一這限巨,的樣壞大的破有真題沒。問些嗎筑這后建復之來修會起費不多浪時很和的源間?資琺嗎謁”現木輕表的得奮微<興r。“b會>,不前啦話以還的的,敢真么不,這過做在不白現樓的多冥是大有都態擁化形則固的法修陣起,非復的來易常”容花。釋祀。解b道><還r有“成沒無完做,1法0到的0原%。復梅的思”醒薇一提。了b句><有r么“系什反關我,不正意是后介加之點增作一的工”量花。道祀<說r。梅b思>由薇奈不笑無一的,了冥下里白平樓又面有時少能作多女工的?責仆是職理就保管白和樓護只冥不,戰要時是,斗計期就估打也打是衛掃就掃以生,可以了些所仆這時女得平。閑然很態雖化形則固還法有陣全沒但完最,也是過多是不地就的小善方修完而和,理些已仆這計女好估動正。動b手><薇r也梅有思止沒花阻琺祀謁和這木事說,些然情上雖大看咧去的大子咧但樣祀,既是被花命然d任的為長班肯班就,是定的不枝真葉粗什大東。該么,西么說西什該東,不僅說祀不,是連花一就女每都個清仆的很而楚,。薇且已梅發思,經木現似琺對謁些乎情這常事感非趣的或興,,就許拉這雙是關近的方個系機一<轉r。說b一>之了,會花后然祀道突“說果:想如的你,玩可話加也進以。入<去r”“b是>”不木!搖琺。謁b頭><木r只琺好謁而是,奇不已真卻想是加的進要。入為去個身究一員研琺人謁,思木是的嚴緒的很可謹會,便不胡隨。的在鬧所現意她是在白的樓,帝冥白白公和的冥實主性真雖本被。冥然‘白’樓了請里到,這是來木但內琺其謁是心常實安非。不為的白因樓,于冥來對,她在說太實于是大過。龐b了><冥r不白她樓夠是抗能,反是的一但勢,的個質力何本卻如以,她可定讓后決態之。的b度><去r看“可看,也易以茉白他和也茉得們瘋玩。太梅了思”清薇的很現楚琺發謁了緒木變思,的后化提然到也<議r。“b果>是如看只話看”的木。沒琺拒謁。有b絕><但r,“要是意需全注”安薇。提梅了思句醒<一r。“b當>鏢我”保花!時祀奮頓說興。的可道一這讓是重個回她戰新上到的場會面雖機只,當然個能觀一。旁b者><穿r一“冥上。件梅裝思”道薇<說r。“b裝>什冥東,?么<西r”“b們>恩你諾塞域佛諾星武有對圓在裝場,面戰過上少見攻不一,的防圓體裝諾實武錯確所不白,樓以仿冥制模了著似作東相。的梅西思”道薇雖說說。相然,是是似的但全真有完似沒好相諾性武。是圓使裝者以中用形為的心個成圓一,‘面’浮外各懸戰著武種,斗防器體攻而一冥。的白裝樓則冥真,的是服正樣衣裝一。的b飾><琺r謁在奇木目好當的,光上中一穿新了的件裝式只冥,。琺是謁在中木這眼是,冥不最白見樓女常裝的,仆然嗎式雖些樣別有而差個。候這梅時思,冥薇上在輕裝的面整微一調,了本下常原束平頓的沿帶琺時謁著身木環的繃體,繞后直動然成自一構精了而件觀致覆雅了,身蓋部全的大束分而裝,。著且裝隨著冥,的木裝頓琺覺謁精時一得,神仿振身就里佛的體量面然力被自起的了提樣來<一r。這b是>冥才的,斗裝態戰<形r!當b裝>成冥體自時一,的可候擁就非以強有的常御大量防還力生。場有化命效強,的然果境雖試進型是但做基,的是理本沒原變是的有<化r。塞b佛>星恩的諾和域前人地以人的非球的類似常不相身,非僅的體小常就弱體,都連差型幾相所無琺。謁以上木裝穿后冥并之有,么沒適什<不r。“b了>我好去,看們邊看么那了怎”樣花。奮祀說興,的后道帶然琺就謁著了木去飛<出r。…b<>r…白b和>茉易沒茉想都,有次到單一追簡,的然逃演居成會這變樣為。個乎子個幾冥整里白的樓仆面參女了都來與將進冥,攪白個樓翻得覆天不地,。劇過的在逐烈后追白之還,將易茉是在茉中賭的了筑心面建<里r。“b想>嗎還”跑易!著白茉看<茉r。這b時>,個茉候的在邊茉繞身無環的著仆數似女忠,守乎公心的護衛主樣護而一白。的在后易同身也,很樣女有躍多欲仆。躍發試逃在掉現之不,了方后乎雙爆似最要的發戰后。決的了這只不,將真兒是回女學帶嗎去<習r?不b要>言需隨語現,的著氛場很氣,,爆快了就大發戰巨,的座斗冥這的白建樓就主無筑女在的數拼仆中火接當了直來飛被起得,分拆裂四<五r。“b家>為大反,學了的抗~習,暴們政將我…必喲…”哎兒。混果的在斗亂面戰還里要,什想,說果么被結易就手白彈一額指上在。頭的面聲啵果一的,被兒的頭后彈仰朝起面。了且來易而這白手的,一用指了還蕩上技震,的兒巧時果察一腦不頓,變袋暈時的得如暈轉,了同圈起。圈b眼><—r——————b—><斗r結戰了,<束r!最b,>一后鬧這一場的劇斗般以戰茉,失茉告的。敗易終手白個一抓一果,和著麗兒衣麥,的接領著直人提茉兩走朝。茉人去如兩死就一同,了體樣綿身的軟雙綿在,上腳過地沙劃聲沙。的見音個看將兩被大拾都,收茉了逼茉角被里在,落瑟面抖瑟<發r。白b來>茉易面到,茉高前下居,臨魔的的大影王乎陰經似全已茉完籠將。茉狠罩’‘說狠。的b道><明r早“八天,上在點室我你教過等。們<來r”“b!>茉是下”識茉就意答的,回全到敢完駁不<反r。>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