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1026 旅游

篤篤篤!
  在學院長辦公室的外面,響起了幾聲敲門聲。之前輕微感知到不對勁的那個女孩站立在外面,輕輕的吸了一口氣。就算是身為奧斯帝國的公主,突然接到讓她來辦公室的通知,也始終忍不住忐忑。估計,這就是身為學生對于老師的敬畏了吧。
  “請進!”里面傳來了學院長克維思的聲音。
  “打擾了。”加米絲推開了門,走了進去,才發現里面已經站著另外兩個學生了。居然有其他人在這里,加米絲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松了一口氣。
  “不知道學院長找我有什么事?”加米絲問道。
  “坐吧,稍等一下,還有一個人。”克維思抬頭回答了一句,然后繼續低頭看著桌面上的一份資料,思索著什么。
  加米絲坐在了其中一張椅子上面,然后才看清了對面兩個男同學。秦亞文,泊羅多一個權貴次子,生性風流,到處拈花惹草。至于另外一個充滿野性和靈性的少年,她就不認識了。畢竟學院這么大,對于一些不喜歡出風頭的家伙,誰也不能保證都認識。在加米絲坐下之后,秦亞文果不其然的對著她露出一個無比溫柔的笑容,簡直就是對少女的大殺器。
  無聊之極!
  加米絲心里嘲諷了一句,以為她是那些隨隨便便就被勾引的花癡少女嗎。
  并沒有多久,門外就再次傳來了敲門聲,然后另外一個少年走了進來。如果說,加米絲、秦亞文,還有那個野性少年都可以看出來比較有天賦的話,那么這個少年,看上去就非常的平常了。甚至,一副吊著的死魚眼,一看就是那種異常沒有干勁的家伙。不過,能夠出現在這里,既然不是因為資質的話,那么肯定就是心性了。這個死魚眼的少年,擁有一種異常灰暗的世界觀和自知之明。
  “既然都到了,那么,我就說正事吧。”克維思說道。
  “從今天開始,你們四人……。”
  “組成小隊?”秦亞文興奮的說道,然后看向加米絲。這一刻,就仿佛他的花花公子本色完全展現一樣。
  克維思輕輕的抬頭,無聲無息,空氣中就充滿了沉重的壓力。幾個人的身體完全的繃緊,仿佛對面的學院長變成了一頭沉睡的蠻荒兇獸一般。雖然克維思在白冥樓內算不上什么,但是對比這些新生的小蝦米,差距簡直無法計算。如果不是在白易的虛鏡世界里面以旁觀者的身份觀看了那個世界的演變,恐怕克維思都會以為這個秦亞文真的很花心好色呢。這家伙,不過是以這種方式,來試探他這個學院長的底線而已。
  新的學院,新的老師,可以說,他們很多都是被家里面送到這里來的。但是,這個學院究竟有什么底蘊,什么力量,他們還完全不清楚。
  試探老師,怎么比得上直接試探學院長更加來的直接!
  只是,這一試探,幾人才發現做了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就算克維思并沒有用任何的力量,僅僅是浮現的氣息,就讓他們連動都不敢動一下了。
  笨蛋!
  后面進來的那個死魚眼少年都在心里暗自罵了一句。而那個野性的少年同樣感覺到了什么。不過,如果說死魚眼是看穿了秦亞文莽撞的本質的話,那么這個野性少年就純粹是依靠的直覺了。
  “沒錯,你們會成為隊友,但同樣也是競爭對手。”克維思卸掉了威壓,然后才不疾不徐的說道。經過剛才這么一出,幾個驕傲的少年少女哪里還敢擺架子。只是,幾人的精神卻又隨著學院長的這句話再次繃緊。
  對手?
  幾人都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其他三人。
  ……
  “爸爸就沒覺得有合適的人嗎?”
  “怎么可能會這么容易就挑選出來。”在另外一邊的天空上,白易和茉茉兩人正在前往下一個地方。
  “是因為心性不合適嗎。”茉茉好奇的問道。
  “不是!”白易搖頭。“我還沒有這么吹毛求疵,就算是心性,也不可能一層不變的。當初我們在那個年齡的時候,還說不定多么的幼稚呢。所以,想要找到那種完全符合心里預期的人是不太可能的。他們幾個人,其實已經很不錯了,如果要說為什么的話,或許,就是沒看上眼。”
  “噗哈哈!”茉茉頓時笑了起來。
  原來是這樣,茉茉還以為爸爸真的要找到那種心性合適的人呢。結果沒有想到,真正的原因是這個……沒看上眼,真是太搞笑了。
  “有這么好笑嗎,剛開始我確實是抱著收徒的想法的。不過在真正測試之后,我才發現,其實并沒有這么復雜。收徒這種事,真的完全看緣分吧。就比如他們那幾個人,其實已經很不錯了,但是我就是沒有收他們當徒弟的心思。不過,我已經讓克維思對他們加以重點培養了。”白易看見茉茉樂不可支的樣子,不由解釋道。
  “那么,還去其他的學院嗎。”茉茉問道。
  “不用去了,都說了真正收徒看的完全是緣分,這樣精挑細選的,反而有種不想要的感覺。”白易搖頭。
  白易這話可不是亂說,就好比寧雪開啟中雪府的傳承的時候,就很隨意的收了兩個徒弟,角羚族少女艾羚,大鱷魚惡獸鼉牙。如果真的要精挑細選的話,估計寧雪八成看不上的。還有曹睿杰,身后不是也多了一個小女孩小草嗎,哦,后來又多了一個明真二小姐。如果真的要說資質和心性,這么小,能夠看出來才怪。
  所以,真正的收徒,這樣是測試不出來的。
  東方一直都很注重緣分,不是沒有道理的。
  其他的學院也不用去了,白易和茉茉兩人干脆也沒有飛行了,直接就從天空落了下來,隨意的進入了一個國家。完全表現得和普通人沒有什么差別,白易干脆帶著茉茉在不同的國家里面游覽,當起了游客。這些原本非常普通的事情,白易和茉茉以前還從來沒有體驗過。現在這樣一起旅游放松,居然生出了一種難得的體驗。
  這樣又過了半個月之后,夜夜才通過世界之眼連通了白易和茉茉:“你不是去下面的學院挑選徒弟了嗎?”
  “沒有,最后還是覺得收徒弟需要的是緣分,所以就不用這么仔細的挑選了。”白易回答到,順手將一種街邊的美食遞到了茉茉的嘴邊。茉茉也是來者不拒,很美味的將享受白易的投食。
  “所以呢,你們這是在干嘛?”世界之眼可是擁有視覺效果的,所以夜夜一眼就看見了白易和茉茉的動作。
  “沒什么,只是在這個城市旅游而已,這里的食物還不錯的,很有特色風味。”
  “啊啊啊,你們倒是會偷懶的。白冥樓重建忙得要死,結果你們倒跑去旅游了。”夜夜有些抓狂的說道。
  “不是還有你們嗎,具體的事物已經安排了下去,難道還需要我和茉茉親自動手?”
  夜夜聞言,頓時懶洋洋的趴在了桌面上。事實上,夜夜也想不出來白易和茉茉回來之后可以做什么,或許,什么都可以做。但是,誰能真的讓白易去督建白冥樓,或者負責一些小事情嗎。所以,夜夜才沒有辦法反駁啊:“好吧,你說得有理,勞心者治人而勞力者治于人,我和其他人就是可憐的勞力者。”
  “你突然找到我們,應該不是發牢騷吧。”白易問道。
  “嗯,當然不是,而是在第三十一星環發現了某些異常的情況,我懷疑不是自然情況。原本想要向你匯報一下的,既然你和茉茉這么悠閑,就自己去看看好了。”夜夜說道。
  “會是什么事情?”白易也咬著一串肉串。
  “孕育之息吧。雖然之前并不是真正的孕育之息,但是那個時候所有人所感受到的,就可以證明孕育之息是真正存在的。既然真的孕育之息不在白冥樓手里,那么,在什么地方呢?毫無疑問,太陽系星域還是最大的可能,或許,那里就是在做些什么。”夜夜解釋道。
  “嗯,知道了!”白易點點頭。
  第三十一星環!
  白易的識感直接和世界之眼聯系上,第三十一星環的畫面頓時出現在腦海。從大畫面上看,只能發現這里有些特別。當視覺飛速的縮小,小到一個國家,城市的時候,就可以發現,原本的城市似乎經歷了巨大的破壞,但是,卻又不像是戰斗,而是別的什么事情。不過具體發生了什么事情,就不是這樣簡單就可以看出來的。
  突然之間,白易看見了被押送著朝前面走的一列人類和類人種族。而在這一列人的身后,居然是一個希古星域的外星域人。
  白易的臉色不變,只是手中的竹簽卻被白易唰的一聲刺入了地面。
  將一張錢放在美食攤的案板上面之后,白易抓住了茉茉的手臂。
  美食攤的老板低下了頭,正準備找錢,結果頓時就發現白易和茉茉兩人突然消失在原地。在之前兩人站立的地方,一圈輕微的漣漪柔和的蕩開,消散。這個美食攤位的老板傻眼了一會,從攤位后面走了出來,四處望了一下。過了一會,這個老板回過頭,如果不是案板上面的紙~幣還在,他都以為剛才不過是一個錯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