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3)      第1347這份信念(11-2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3)     

災厄紀元1017 愛的承諾

剛剛蘇醒,白易身邊有很多的事情需要處理。不過,在夜夜這么說了之后,白易也發現,對于整個世界的了解是目前最重要的。只有隨時清楚的觀測到整個世界,才能對各種變化做出及時的應對。
  信息,一直都是非常重要的一環。
  破碎時代的人剛醒來不久,就遇見了孕育之息這種事情。恐怕這個時候,大部分人都只知道自己附近一小片地方的事情,這一小片地方,大概就相當于一個地球左右的大小吧。說起來,一個地球的大小好像也不小了。但是,現在的太陽系星域,可是原本的地球的百萬倍大小。這樣一對比,就可以看出來差距了。
  不客氣的說,之前是其他星域的目光都集中在孕育之息上面,所以自然而然的就匯聚在了一起。而現在事情告一段落,或許外星域的人隨便跑到稍微偏僻一點的地方去做點什么的話,說不定十年八年之后,太陽系星域上面的人都還一點沒有察覺呢。
  所以,完成世界之眼,對整個世界的全面觀測,是非常重要的。
  幸好的是,太陽系星域的形成和一般的星域不同,所以可以最大程度的借助四方天的力量來完成這一切,否則按照正常的發展軌跡,從破碎的黑洞中形成的新生星域,沒有個數千上萬年,新的文明都不可能發展起來,更遑論完成對整個星域的檢測了。
  ……
  在白易在和夜夜說話的時候,很快,就有其他人來請示一些事情。白易詳細的交代了之后,就順便和夜夜結束了話題。之后,白易又去了一趟茉茉那里,這個時候的茉茉正在養傷,一個人嫻靜而溫柔,和之前在戰場上那副瘋狂的樣子截然相反。
  “身體如何了?”白易走了進去,問道。
  “估計一段時間內,都不會有什么進展了。”茉茉看見白易進來,臉上頓時露出一個笑容。如果從表面上看的話,茉茉根本就看不出來受了什么傷。不過,這種隱藏在暗處的傷勢才是最麻煩的。而且,涉及法則方面的傷害,估計很長是一段時間,茉茉都不會有什么起色了。
  “是嗎,那就安心的休息。”白易坐在了茉茉的旁邊。
  “嗯!”茉茉輕輕的靠在白易的身上。白易的身體輕微的一頓之后,就立即放松了下來。這一次,白易沒有再次排斥,更沒有固執的認為茉茉必須是他的女兒了。經歷了這么多的事情之后,所有人都已經明白,再拘泥于那些世俗的教條實在是沒有任何的意義。相愛的人,如果不能再一起,才沒有任何的價值。
  “我準備去靜息之地一次。”白易說道。
  “嗯,好的。”出乎意料的,茉茉一點都沒有阻止。
  白易都輕微的詫異,茉茉居然絲毫沒有吃醋的跡象,反而無比的溫柔。似乎是察覺到了白易的疑惑,茉茉瞇上了眼睛,越發的嫻靜:“我確實想要獨自占有爸爸一個人呢,但是,經歷過這么多的事情之后,我才發現,獨占什么的都沒有意義,只要,爸爸在我身邊就足夠了。因為,我實在不想再一次品嘗分離的痛苦了。”
  白易再一次驚愕,過了一會之后,才輕輕的擁住了茉茉:“是啊,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
  說完之后,白易就站了起來,朝著外面走了出去。就算是已經明了了心意,但是現在也不是享受這份溫柔的時候。
  “對了,找個機會,直接修改律法吧。任何人都可以自由相愛,這是基于【個人絕對自主律法】的衍變。而只要不是真正有血緣關系,不管原本的身份是什么,都可以結婚。”白易走到門邊的時候,突然說道。
  茉茉聽見白易這么說,頓時呆住了,連白易已經離開了都不知道。過了好一會之后,茉茉才將雙手收回了胸前,輕輕的握緊。這個時候,茉茉的臉上一種完全掩飾不住的驚喜和幸福。甚至,這份幸福來得太突然了一些,茉茉都沒有想到,白易居然會突然說出這樣的話。這個時候的茉茉,完全一副陷入愛河的小女生的樣子,哪里可以和那個白冥公主聯想起來。
  果然,在沉睡了萬年之后,每個人的心態都發生了非常巨大的變化。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莎蘿進來匯報些什么,說了兩句之后,才發現茉茉還在發呆。而且那副神色,簡直不知道怎么形容。
  “公主大人?”莎蘿不明所以。
  “莎蘿~!”茉茉突然抱著莎蘿開心的繞了一圈,看見莎蘿那副驚愕的神色,茉茉才反應過來自己做了什么。直接丟開了莎蘿,茉茉猛然朝著外面飛了出去,她才不會承認自己戀愛了呢。
  只有莎蘿傻乎乎的停留在原地,公主大人這么失態的一幕,還從來沒有見過呢。
  ……
  這個時候,白易也沒有選擇直接前往靜息之地,而是在空中朝著前面飛行。冷風吹在白易的臉上,正好可以讓他冷靜一下。說實話,白易都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說出那番話,那完全就代表這承諾和表白的話。
  怎么說呢,并不是后悔。
  或許,這就是白易心中隱藏著的,最真實的想法了吧。只不過正好有了這樣的氣氛和環境,白易就正好將內心的話說了出來而已。
  個人絕對自主律法:只要個人的行為不對其他人和世界照成影響和損害,那么不管個人做什么,不管是自殺還是其他任何出格的行為,都受到法律的保護。其他人沒有理由,也沒有權利對這樣的個人加以譴責和懲處。
  外界常見的對某人的輿論,通常,不過是人類彰顯自己卑微存在的一種表現形式而已。
  這是當初,白易就提出的新世界的一條最基礎的律法。可以說,很多律法都在這之上進行了衍生和修改。
  那么,是時候了吧!
  白易心中默默的說道,新的律法的改革,也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如果一下子變動太多,只會讓無數人都感到抵觸。正好,經過了這么多年的發展,個人絕對自主律法基本已經深入人心。現在在其上進行一些延生,也正好合適了。
  對?
  錯?
  所謂正確和錯誤,不過是在不同的時代,不同的法律、道德、觀念之下的產物而已。通常情況下,這三者大多都不過是為上層服務的工具,只是在相對的情況下維持著一種所謂的正義和公平。
  就好比后人評論歷史中的律法和事件的時候,總是帶著超然的眼光一樣。
  但是,在當時的那個時代,誰敢說那些弊端是錯誤的嗎!
  白易不敢說自己力主施行的個人絕對自主律法一定是正確的,但是,對于這個時代的人來說,絕對是——最自由的!
  在這個時代,這個律法就代表著——正確!
  ……
  白易露出一個大氣的笑容,猛然加速,就仿佛穿透了空間一般,瞬間消失在遠處。原地就仿佛蕩開的波紋一般,在空氣里面激起了一圈漣漪。
  沒錯,每個人都已經改變,就算是心中的基本還是自己,但是心態卻已經有了很大的不同。如果說,之前白易還在乎那些世俗的眼光的話,那么現在,白易就已經不在乎了。如果不能和自己相愛的人在一起,那么為此付出這么多的犧牲,又有什么價值。(http:Www.ppxsw.co皮皮.無彈.窗,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