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2)      第1347這份信念(11-1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2)     

災厄紀元1015 冥裝

原本白冥樓就有完善的構成,現在不過是加以修改而已。而且,比起以前的白冥樓,現在的白冥樓才更是一個整體,而不是像以前的白冥樓那樣,分為兩個部分。在職位確立之后,各種詳細的事情自然就有專門的人負責了。白易也并沒有繼續多說,只是讓每個人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在所有人散去之后,白易原本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做的,不過一位蜉蝣靈女仆突然來傳話,說是棉花團準備離開。
  白易輕微一愣,立即就飛了出去。
  在白冥樓的大門位置,棉花團來到了這里,因為棉花團的特別身份,所以根本就么有人敢阻攔她。只是,當棉花團來到這里的時候,才發現旁邊站立著一個人。
  “要離開了嗎!”白易問道。
  “來阻止我的嗎?”棉花團皺眉。只是,現在的棉花團力量已經丟失了,只有三四歲的大小,看上去胖胖的,根本沒有一點威嚴。這個皺眉的動作,不但沒有讓人感覺到他的排斥,反而讓人覺得非常的可愛。
  “不,我不是來阻止你的,你和一般人不同,我也不會將你當做是小孩子,如果你決定離開的話,我當然不會阻止。”白易說道。
  “哼~!”
  “對了,我叫明惠,白明惠!”棉花團聞言露出一個傲嬌的神情,然后繼續朝著外面走去。走了幾步,棉花團,不,白明惠說道。既然白易說了不是來阻止他的,那么,他就懶得理會了。只是,白易的干脆,還是讓棉花團微微有一點接受白易了。只是一點,真的只有一點。
  “是嗎,嗯!”白易并沒有阻止,只是臉上帶著一個柔和的笑容。
  之前棉花團的經歷,顯然不可能完全當做沒有發生過,雖然名義上,他應該算是白易的兒子,但是對白易卻一點都不親近。白易很清楚的知道這一點,所以也沒有強行將他留在白冥樓。有時候,過于的苛求,只會適得其反。現在棉花團說出了自己的名字,明惠,之前棉花團吸收的女子的名字,留下了最深的潛意識,所以并不奇怪。關鍵的是,棉花團在前面加上了一個‘白’的姓氏,就說明他還是認可自己的出身的。
  只是,有些別扭罷了。
  就好像,那些進入青春期,傲嬌的少年少女一般。
  這個時候,夜夜也來到了這里,并且送來了一個人偶。白易接了過來,遞到了棉花團的前面:“帶上她吧。”
  “你不是說了不阻止我的嗎,還要用人偶來監視我?”棉花團非常的警惕。
  “這個人偶是我集合了目前最尖端的知識,其中還有很多外星域科技的運用,仿照我自己制作的一個人偶。除了冥夜星系統以外,其他的基本都具備。只是,在這個人偶里面,雖然有資料庫,但是卻并沒有自我意識,只有一個學習系統,所以,她的自我意識,會如同一個嬰兒一般自我成長。并且,我保證,在她的身上,沒有任何的追蹤裝置。”夜夜解釋到。
  “帶上吧!”白易重復了一句。
  棉花團遲疑了片刻,最終還是沒有拒絕,將這個如同手辦一般的人偶接在了手上。
  在水晶盒子里面裝著的人偶仿佛在沉睡一般,偶爾還抿抿嘴巴,顯得非常的可愛。仿佛感覺到了什么一樣,這個人偶突然睜開了眼睛。這個人偶和棉花團對視了一下,然后突然之間,將小手按在了水晶盒子上面。咔嚓一聲清脆的碎裂聲,水晶盒子頓時化為了無數的碎片,沿著這個人偶環繞起來,然后飛速的形成了幾對透明的水晶翼。
  “你就是我的master嗎!”類似機械一般的聲音。
  “嗯,是的。”棉花團沉吟了一下,然后才回答到。
  “那么,請master幫我取名。”這個小人偶再次機械的說道。
  取名什么的,棉花團可真是不會啊,過了一會之后,棉花團才看向面前的白易,突然升起了惡作劇一般的心思。
  “小白!”
  當棉花團說出這個名字的時候,白易和夜夜都哭笑不得,很明顯這個小白指的就是白易。果然是一個傲嬌的熊孩子。只是,在聽見這個名字之后,小白卻立即記錄下了,眼中一抹流光閃過。就在棉花團錯愕的時候,小白眼中突然變得靈動,然后仿佛一下很興奮一樣,朝著他沖了過來。
  “master~!”上升的音調。
  棉花團都沒有反應過來,就被小白像一只八爪魚一樣撲在了他的臉上,親昵的蹭啊蹭啊蹭。過了好一會,棉花團才回過神來,明明剛剛還是那種機械的聲音的,結果一啟動之后,就變成了這幅性格。抓住了小白的腰部,棉花團用了好大的力氣才將小白從自己臉上扯了下來。
  一個三四歲大的小孩子,旁邊跟著一個更加嬌小,如同妖精一般的人偶,兩人不斷的吵吵鬧鬧著往外面離開。
  既然白易都讓棉花團這樣離開了,其他人當然就更加不會阻止。如果說,以前的棉花團單純得如同一張白紙的話,那么在經歷了這么多的事情之后,思想也趨于成熟。而他特殊的體質,在外面只要不是那種極致的絕境,估計都不容易死掉。那個人偶小白,也會在棉花團成長的道路上面幫助他很多的。
  “還不放心嗎?”夜夜看見白易沒有動,不由說了一句。
  “不,男孩子本身就是要出去旅行才能更快的成長的,伍爾夫的兒子文迪不也想要繼續出去嗎。”
  “少年,都擁有遠大的志向!”夜夜也點點頭。
  在這次戰爭當中,文迪和他的小伙伴可以說是真正的漲了見識。那種頂端的戰斗,真的超乎他們的想象。如果不是他們在參加戰爭之前,各自在一些地方學習了一段時間的話,那么將會更加無法理解那種層次的戰斗。而在戰斗結束之后,文迪他們就升起了去外面的世界,見識更多的心思。要知道,現在各個星域都來到太陽系,簡直沒有比現在更好的機會了。
  “說起來,對于你交給我的那個任務,我有一些想法,要聽聽嗎。”在往回走的時候,夜夜說道。
  “嗯,說說看。”
  “你讓我負責科研部研制寶具,是為了之后可能的戰斗吧。”夜夜說道。
  “對,雖然白冥樓不一定會參加,但是之后的事情,誰也說不準。所以,白冥樓有必要先積累底蘊。只要擁有了足夠的力量,不管面對什么局面,都可以從容應對。”白易點點頭。
  “對于這一點,我也沒有意見,不過,在開始之前,我想問問,白易你有沒有辦法完善監控系統?”
  “監控系統?”
  “對,對這個新生世界的關注。不管想要制作什么,寶具也好,人偶也好,重建白冥樓也好,需要的資源都是海量的。正好,新生的太陽系星域足夠大,物種也足夠豐富。不過,想要得到這些東西,對于這個世界的了解是必不可少的。我之前也使用了一些破碎時代的衛星,不過因為環境不同,所以監控的區域連以前的千分之一都不及。之前我和邪妃遇見過,她說如果衛星無法做到對整個世界的關注的話,那么可以嘗試一下法則方面的能力。”夜夜解釋道。
  “世界嗎,嗯,我明白了!”夜夜才剛說完,白易就明白了夜夜是什么意思。
  白易特殊的身份,當意識徹底分散的時候,幾乎是可以關注到整個世界的,雖然那個時候,白易自己都沒有感覺就是了。現在白易重新復活,也可以借助這個世界的力量,關注到整個世界,雖然不再像以前那樣面面俱到,但是如果僅僅是表面的話,應該還是沒有什么問題的。
  “是這種感覺嗎。”白易利用的識海將夜夜籠罩了進去,然后進行共感知。
  一個龐大的世界,頓時浮現在夜夜的感知當中,簡直比以前她利用衛星,隨時查看著整個地球都更加的豐富。
  “沒錯沒錯,就是這樣的感覺。”夜夜點頭。
  “世界的感知的話,想要做到這樣也不是不可以,不過需要一些世界法則上面的運用。而如果想要整個世界都全部關注到的話,那么,還需要綺華的力量。”白易解釋道。
  “紅綺華嗎,我知道了。”夜夜聽見白易這么說,頓時就明白過來。那個時候,支撐起四方天的,可不僅僅是白易,還有紅綺華。所以,和這個世界聯系最大的,無疑就是白易和紅綺華兩人。現在,白易已經復活了,那么,紅綺華呢,那位始母又怎么樣了。
  看見白易在說起紅綺華之后,輕微改變的神情,夜夜立即轉變了話題。
  “說起來,對于寶具,你又有什么意見呢?”
  “只是接近寶具的力量而已,比如之前的仿寶具就可以。只是,其力量還需要更多的強化,否則就派不上多大的用場。”
  “我知道,其實,我的想法是,都以仿寶具融合法則的方式,形成一套集防御、攻擊等能力為一體的東西。”夜夜點點頭。
  “一體,你的意思是?”白易看向夜夜。
  “冥裝!”夜夜露出一個狡黠的笑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