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2)      第1347這份信念(11-2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2)     

災厄紀元1010 你擔得起

四方八極,十二支柱!
  同期一些桀驁的高手,不僅有白冥樓的朋友,更多的甚至是白冥樓的敵人!
  類人智慧種族,圣女小玉,引領者和他們的守護獸!
  這僅僅是位于頂端的高手,在他們之下,屬于各自勢力的下屬人員,同樣不可小覷。三方的人員靜靜的站立在世界線的邊緣,即便什么都不做,也散發出令人壓抑和心悸的氣息。當沉眠之地的世界線張開的時候,所有人頓時看見了站立在邊緣的這群人。
  不僅是他們,甚至之前離去的奎邏大帝、巴奇星域的神官、還有其他一些被隔離在外面的其他星域的人,同樣站立在旁邊。
  類似奎羅和大神官之類已經休戰的人就不說了,完全是一副看熱鬧的樣子。就算是那些在沉眠之地被隔開的星域,這個時候也很安靜的站立在旁邊,絲毫沒有戰斗的打算。這可不是他們真的就這么安靜,實在是因為,所有人都可以看出來這些后來者的強大。之前動手的,已經被毫無例外的狠狠的教訓了一頓。
  三列,幾乎每一個人都達到了頂級強者的程度。
  毫無疑問,這些人,就是這個太陽系星域上面所有的頂端力量了。他們的人數,幾乎比幾十個星域的高手加起來還要多了。當然,這倒不是太陽系星域的高手真的比其他星域多這么多。怎么說,太陽系星域都是主人,其他星域來到這里的人雖然也很多,但是一個星域最多也就來三四個高手而已,怎么著,都不可能整個星域的人都跑到太陽系這里來就是了。
  沒有人說話,就這樣靜靜的看著中心的沉眠之地,當看見中心的白易的時候,他們居然沒有任何人露出吃驚的神色,仿佛白易復活,實在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繼續戰斗下去嗎!
  白帝的話音還沒有徹底消散,不過每個星域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心里發苦。
  開玩笑吧,繼續戰斗下去,外面站立的這群人,已經展現出了太陽系星域的頂端力量。這些人加起來,已經比他們幾十個星域的高手加起來還要多了。這可不是隨便一個什么高手,而是真正接近頂端層次的強者,任何一個都可以產生差距性的力量。就如同之前其他星域對白冥樓的優勢一樣。
  “這一次,算白冥樓贏了。”雖然已經準備離開,但是場面話還是要說的。
  “是太陽系星域!”白易糾正到。
  其他人也沒有繼續反駁,在各自的領導者的帶領之下,準備退出沉眠之地。只是在這個時候,白易看了一眼這些人的舉動,突然再次開口。
  “尸體留下!”
  “什么!”很多人都憤怒的看向白易,狠狠的咬牙。讓他們這樣離開就已經很不甘了,白冥樓居然還要他們將伙伴的尸體留下,實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是示威,也不是褻瀆!”就在這群人即將再次爆發的時候,白易解釋了一句。
  聽見白易這么說之后,所有人都變得詫異。不過很顯然,白易并沒有解釋的意思。很多人都看著白易,腦海里面飛速的思索。很多思維敏捷的人很快就已經聯想到了很多:留下尸體,常見的,無非就是示威和褻瀆兩種,但是白易卻說不是。以白易在傳說里面的形象,還有那位白冥公主的作風,很顯然,這位白帝也絕對不會騙他們。
  那么,既不是示威也不是褻瀆,白帝讓他們將尸體留下是什么意思呢?
  小部分沖動的人憤怒的看著白易,不管不顧的要將自己同伴的尸體帶走。
  “不要浪費我的好意!”白易淡淡的說了一句。
  一部分聰明的家伙頓時想到了什么,只是,腦海里面只有一個模糊的念頭,并沒有具體的事情。不過,這些人還是立即下了命令,將同伴的尸體留在了沉眠之地。而另外一部分特別固執的,當然是不管不顧的將同伴的尸體帶走了。而這一次,白易也并沒有再次讓他們留下,反而任由他們就這樣離去。
  所有人都退出了沉眠之地,顯然,這一次東上天幾十個星域來到太陽系,算是徹底栽了。花費了這么多的代價,結果孕育之息只是一點殘痕而已。而現在,就連殘痕都沒有了,已經被用來復活這個白帝了。結果,他們花費這么多的代價,完全什么都沒有撈到。
  雖然早就知道想要爭奪孕育之息將會付出難以想象的代價,但是真的發生了之后,還是讓很多人都覺得無比的迷茫。
  值得嗎?
  在離開的時候,太陽系星域的人和外星域的人在空中交錯而過。
  雙方的眼中都帶著莫名的神色,不過,卻都還足夠克制。因為,所有人都知道,再次挑起戰斗的話,那種代價可不是某一個人可以承受的。
  太陽系的各個頂級高手成三列,既散亂又有序的戰立著。這些人身上獨有的高傲氣質,一看就知道絕對不是愿意屈居人下之輩。那種散亂的站立方式,就證明了他們并不屬于同一個勢力。正是因為這樣,才讓外星域的強者無法理解,為什么這些人居然全部都來到了這個地方,難道他們不知道,如果真的開戰,他們將會付出多大代價嗎。
  唯一的理由,就是那個人!
  所有人又看向了那個剛剛復活的白帝。
  真是難以置信,那個白帝,在這些明明驕傲無比的人心中,居然有這樣的威信。在他們各自的星域上面,可沒有哪個人能夠得到他人這樣的信服。雖然心里思緒頗多,但是外星域的人還是逐漸離開了這個地方,消失在冥界深淵之外。
  ……
  在外星域的人逐漸離開之后,這些后面來到這里的人才看向中心的白易。
  “多謝各位了。”白易彎下了腰,最誠摯的感謝。
  “哼,我只不過是覺得,像你這樣的家伙,復活了也沒有多少關系而已。對了,這一次孕育之息,整個內宇宙,這么巨大的舞臺,我可絕對不會輸給你了。”布賴特冷冷的說道。說完之后,這家伙誰都不理,徑直帶著自己的下屬朝著遠處離開。
  雖然布賴特的樣子很冷漠,但是在這些熟人眼中,卻覺得這就家伙居然難得有這么傲嬌的一面。
  “我只是覺得,你擔得起這個世界!”曹睿杰也冷漠的說了一句,然后看向棉花團。說完之后,曹睿杰也轉身離去,在遠處,那個小草正在等待著曹睿杰。只是,除了小草以外,還有之前棉花團的那個妹妹,明真。在曹睿杰過去之后,小草頓時親昵的靠了過來,那個明真雖然還在看著這邊,但是卻同樣跟了上去。
  對于曹睿杰的變化,同樣足夠讓人跌落一地眼鏡的,誰都想不到,當初這個無比桀驁瘋狂的家伙,居然會成為保姆。
  “套用你以前說過的一句話,什么是對,什么是錯,我們心中都知道。以前只不過是大多數人都被所謂的社會規則所扭曲了而已。但是,你不同,那家伙說得不錯,你,但得起這個世界。”寧雪說著,從遠處逐漸走了過來。也只有寧雪的身份和熟悉,才能和白易這么輕松的對話了。來到這里之后,寧雪面對著白易,眼中很鄭重。
  “所以,我們才來到了這里!”
  鄭重的說了一句之后,寧雪伸了個懶腰,神情突然變得憊懶。“啊啊~~你這家伙都復活了,這個世界估計又要熱鬧了。”
  就這樣慵懶的,寧雪帶著中雪府的人離開。其他人看見邪妃都這么說了,也很隨意的笑了笑,和白易點點頭隨意的打個招呼,就同樣離開了這里。雖然他們并沒有真正加入戰斗,但是,能夠出現在這里,就已經證明了很多事情。而現在,這里留下的爛攤子還很大,就讓白冥樓自己去善后去吧。
  白易看見這些人離開,輕微的嘆息一聲,露出一個大氣的笑容。
  擔得起嗎!
  白易雖然心中很感慨,但是卻并沒有說什么,而是再次將沉眠之地關閉,并且示意白冥樓將所有人的尸體都收集起來。當然,茉茉也知道白易大概想要做什么,所以白冥樓剩余的人很快就做好了這一切。
  “可以復活嗎?”茉茉問道,雖然早有預測,但是卻并不肯定。
  “你斬斷了他們的死之命運,這是契機。雖然現在是死亡的形態,但是卻并不是不可以救活。只需要修復他們的傷勢以及身體就可以了。正好,剩余了一部分氣息和力量,雖然不可能全部復活,但還是可以做出選擇,當然,很多人估計免不了要丟失一些原本的東西了。”白易解釋道。
  白易說著,雙手變換,直接進入了神之形態。
  在沉眠之地里面,還沒有消散的孕育之息的殘痕,以及從其他強者身上收集起來的生命力量逐漸開始重新聚集。
  這個時候,白冥樓則是將那些尸體搬到了白易這里。首先的,當然就是白冥樓的自己人了,百足刀蜈、飛翼毒蝎,還有幾名隊長,還有棉花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