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1009 復活

白冥樓的其他人看見茉茉的樣子,頓時大驚,就想要過來幫忙。只是,他們的對手也看見了這里的情況,立即將他們拖住。明明處于弱勢,但是局面卻一直都被白冥樓主導,所有人都知道,真正的原因,就是那位白冥公主。這個時候,他們可不想讓白冥樓的其他人過去幫到茉茉。
  現在,這位白冥公主終于到了盡頭!
  結果,就要分曉!
  茉茉佝僂著身體,發出沉重的喘息,原本清冽的聲音變得沙啞。一點一點的,茉茉的身體再次站立起來,左手朝著外面伸出,做出一個迎戰的姿勢。鮮血一滴一滴的順著茉茉的左手朝著地面滴落,身體四周無數的死之命運仿佛變得如同實質,就連沒有領悟法則人,都可以用肉眼清楚的看見。
  幾乎所有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動容。
  已經不是第一次,白冥樓讓他們感到震驚了。他們真的想不出來,茉茉在這樣的傷勢之下怎么還能站起來。背負所有人的死之命運,對自身的壓力,可絕對比他們表面看見的更加殘酷。這個女孩,究竟是背負著什么樣的期盼和決心,才可以做到這種程度。
  偷襲茉茉的那個修羅星域的高手重重的握了一下拳頭,就算是冷酷如他,眼中都生出了一絲不忍。很多人都覺得,如果換了一個場合,換了一個地點,他們肯定不會和白冥樓為敵。這樣一個大氣卻有擔當的白冥公主,成為朋友遠遠比成為敵人要好得多。
  但是,現在卻不行!
  朝著前面走了一步,這個偷襲茉茉的修羅星域強者露出了新的形態——修羅鬼身!
  確實很讓他們動容,不過,所有人都沒有停手,也沒有退卻。是的,所有人都已經感受到,這個世界的殘酷與凄美。這個時候,他們可以做的,不是如同憐憫一般的慈悲,而是以他們最強大的姿態來面對茉茉,這才是,他們對白冥公主的敬意。
  修羅鬼身!
  大意識!
  超磁熔煉矩陣!
  一個接一個,每個對手都展現出自己最強大的姿態,仿佛所有人都可以感受到那份驚人的氣息。而這個時候,茉茉卻仿佛呆滯了一般,僅僅是保持著那個站立的動作,完全失去了所有的動靜。
  懷著難以言喻的心情,來著不同星域的強者,攜帶著自己的攻擊,同時落下。
  結束了!
  浩蕩而驚人的沖擊兇猛的蕩開,仿佛整個戰場都突然變得停止一般。遠處的其他人都怔怔的看著這個方向,靜靜的等待著結果。事實上,已經沒有人認為白冥公主可以抗下這一次的攻擊。不過,當沖擊結束之后,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
  在白冥公主的四周,出現了一片巨大無比的白骨之骸。
  尸骸體?骸骨之柱!
  無數慘白的骸骨交錯叢生,形成了一座巨大的白骨支柱。當白骨支柱外面,那個破碎了大半的軀體逐漸抬起來的時候,所有人才發現,這座白骨牢籠,居然是剛才那頭三頭犬的身體。這只三頭犬抵抗了大部分的沖擊,身體已經顯得非常的破碎。不過,即便如此,這只三頭犬還是將白冥公主嬌小的身體牢牢的守護在里面。
  “為什么?”茉茉的眼中都閃過一絲驚訝。
  “我的職責,從來都沒有變過,就是永遠的守護你。”
  茉茉的臉上頓時呆滯,良久之后,才哀傷的垂下了頭:“沙皮!”茉茉扶著身旁的白骨,撫摸著沙皮已經破損的脊椎,眼中滴落了一滴眼淚。這一瞬間,茉茉的思緒仿佛飄遠,飄到了那個記憶深處的一幕。當那個時候,一個青年、一個女~嬰、一條小沙皮犬相遇在一起的時候,就已經結下了不解的緣分。
  他們是,家人!
  所以,為了家人團聚在一起,絕對,絕對不會放棄!
  茉茉的右手一招,遠處懸浮在空中的死亡勾鐮頓時顫動,幾個正準備悄悄收取勾鐮的家伙頓時被斬飛,然后這柄死亡勾鐮才朝著茉茉飛了過來。啪的一聲,死亡勾鐮重新落在了茉茉的手上。依著沙皮巨大的骸骨之柱,茉茉重新站直了身體。
  那么!
  看見茉茉重新站了起來,白冥樓的其他人,伍爾夫、貝琪、貝米拉、馬爾維、費力克斯、夜夜……蜉蝣靈、獨立人偶等等,全部都露出一個灑然的神情。沒錯,怎么可以在這里倒下,怎么可以在這里停止。
  ……
  就在外面不斷進行戰斗的時候,白易的意識也開始朝著自己的身體匯聚。剛開始,這些意識的匯聚速度很慢,非常的緩慢,不過,當無數細微的意識匯聚在一起,成為一份獨有的記憶的時候,白易的意識才仿佛突然蘇醒一般。
  我……!
  作為一個完整的意識,最重要的,關于自我的思索。
  其他的意識碎片還在不斷的融入這個自我意識當中,白易對于自我的認知也越來越完善。這些意識的碎片,不僅是以前是記憶,還帶來了這萬年來,感知到的這個世界的一切。這是白易的意識融入世界之后,所感知到的,這個世界形成過程當中最深刻的一面。以及,這個世界無時無刻不在發生著的一切。
  一點一滴的,白易以驚人的速度融匯著這些記憶的碎片,知道的事情越來越多,自我的恢復也越來越快速。
  感受到外面的戰斗,白易沉睡的軀體,雙眼輕輕的睜開。
  看著那個拼搏的身影,一絲憐惜和自責浮現。這份歉意,就仿佛隨著白易的心態,化為無形的撫慰一般,從茉茉的身上拂過。即使是在戰斗當中,茉茉都不由自主的抬頭,仿佛感覺到了什么。
  哎!一聲輕微無比的嘆息。
  一道混合了無數光色的負面沖擊從天空暮然落下。雖然白冥樓已經非常的拼命了,但是卻依舊無法阻擋這一道沖擊了。在所有人仿佛停頓的目光當中,這一道攻擊就這樣落在了破碎的世界之核之上。
  茉茉拼命的,拼命的,撲向那里,卻只能無助的看著中心被徹底淹沒。
  只是,在所有人驚愕的目光當中,里面一個人影重重的朝著外面蕩開。驚人無比的負面沖擊頓時形成了一圈環形的真空,一個人影在耀眼的火與毀滅當中站了起來。
  難道!
  世界之壁!
  就在所有人心中變得震驚的時候,白易右手朝著四周拂過。一圈透明的波紋仿佛壁障一般朝著外面彈開,不,不僅是彈開這么簡單,凡是這一圈波紋出現的地方,所有的沖擊全部都被壓制,撫平,就仿佛從來沒有發生過戰斗一樣。這是屬于這個世界的力量,只有身為這個世界的主宰,并且在這個世界才可以使用的力量。
  白易接住了撲落下來的茉茉,用手臂環抱在茉茉腰間,慢慢的落在了地上。
  茉茉染血的小臉上,猶自一副沖擊降臨的絕望。被白易這樣接住,似乎也完全沒有反應過來,一時之間居然完全呆滯。
  “我回來了喲!”白易看著茉茉,非常溫柔的說道。
  茉茉聞言,嘴巴頓時撅起,一副受了欺負的小孩樣,眼淚在眼眶里面不斷的滾動。突然之間,茉茉仿佛無比委屈一般,抓著白易的衣襟,猛然大哭了起來。茉茉的哭泣聲是這么的弱氣而又酣暢淋漓,就仿佛所有的委屈,全部隨著大哭聲都發泄出來了一般。有誰能夠明白,茉茉對白易的感情。
  回來了!
  如此簡單的一句話,就讓茉茉心中被壓抑了無數時間的感情徹底的爆發。回來了,那個對她無比重要的人,終于回來了。
  白易異常憐惜的幫茉茉擦掉了臉頰上的血痕,然后輕輕的吻了一下。
  “對不起,這次,我不會在離開了!”
  “嗯~~!”茉茉哭泣著,將頭埋在白易的胸膛里面,死死的抱著白易,完全舍不得放開。
  茉茉這種小女兒的弱氣姿態,所有人都覺得自己眼花了。不僅是白冥樓的人,就連那些外星域的人,也想不到之前這個霸氣的白冥公主居然還有這種姿態。不過,現在最緊要的,顯然不是這種事情,而是,白帝,復活了。
  白易將茉茉放下,朝著前面走了兩步:“各位還要繼續戰斗下去嗎。”
  所有人都沉默了片刻,過了一會,巴米亞星域的一位領主才沉沉的問道:“難道白冥樓想要就這么算了?白冥樓可是將我們這么多人全部玩弄在鼓掌當中了。你可知道這么多星域,一共都死了多少人。”
  “玩弄?”白易開口。
  “白冥樓可曾撒謊?”
  “還是說,為了孕育之息而來,你們難道連這點覺悟都沒有?”白易看向那位巴米亞星域的大領主,平淡的問道。明明是很平靜的語氣,但是這位大領主卻感覺一股莫大的氣息撲面而來。關鍵是,白易的三個問題,他一個都無法回答,因為完全無法辯駁。
  不僅是這位大領主無法回答,其他星域的人又何嘗可以回答上來。從一開始,那位白冥公主就已經說了的,孕育之息不在這里。而他們既然敢于投入戰斗,當然就是有所準備的。就和白易說的一樣,既然是為了孕育之息,難道他們心里還沒有這點覺悟嗎。這點損失,雖然看上去很慘重,但是相對于他們心里的預期,其實要好得多了吧。
  “那么,如果各位還想要戰斗的話……。”白易說著,右手朝著外面拖動,原本密封的沉眠之地再次張開。
  在撕裂的世界線邊緣,以十二支柱為首,成三列站立著幾十位氣勢驚人的高手。格雷維斯、塞西爾亞、芬達爾?羅茲……曹睿杰、薩巴蒂諾、布賴特……類人族圣女小玉、吞云鰩蛇、威利?波爾加拉、弗莉達、金成一龍……等等。這些原本地球上面的老牌高手,全部成三列站立,靜靜的看著沉眠之地當中的眾人。
  (啟蒙書網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