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1)      第1347這份信念(11-21)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1)     

災厄紀元100 和平相處


  第一百章了,求下收藏。
  如果看到這里都還沒有收藏的,妖精也只能無語了……唔。
  ————————————————
  “又留下來?”伍爾夫驚訝的說道。
  “嗯,原本就決定留下來,不過當時擔心那輛直升機上面的人注意到我們,被其他國家注意到,所以才打算離開的。不過既然布羅德他們的直升機都毀掉了,那么當然就不用離開了。”白易解釋道。
  “這樣嗎!”
  “我說最近白易你是不是老是做什么都不順呢,做出什么決定,總是不到一會又被推翻,剛改了吧,結果又變回來了。等會不會又說必須離開這里吧。”伍爾夫調侃到。白易做事總是井井有條,還真是很難看見白易這樣茫然抓瞎的樣子。
  “沒辦法,事情的發生可不會以我的意志為標準,每次綜合所有的信息,得出的結論就是這么來來去去。”白易自己也笑了一下。
  ……
  白易一群人在這里簡單的留了下來,養傷,順便學習太極拳。別說,太極拳易學難精,練習了幾天,就連白易也只摸到了一個皮毛,只是像模像樣的可以比劃兩招,真的有沒有作用,只有天才知道了。
  感應不到靈魂的存在啊!
  即使是有作用,自身也無法有任何感覺,所以人類才在是否有靈魂這個問題上面糾纏了很久,直到前不久,都還沒有一個定論。
  白易收拳,在旁邊看著的鼠王烏吱對著白易叫了一聲。白易一伙人和這些鼠怪勉強算是相安無事,時不時的,鼠王烏吱還會送來些獵物,然后從白易這里換一些熟食。白易他們發現,這些鼠怪也已經學會了用火,但是只是剛剛掌握而已,總不能說這些原本的老鼠也會烹飪食物了,他們的智力還沒有妖孽到這種程度。
  “喲,烏吱!”白易對著烏吱打了個招呼。
  “烏吱,吱吱!”雖然變得比較聰明,但是還是不會說人話,一開口就是老鼠的叫聲。
  坦白說,如果之前告訴白易,他可以和一頭老鼠這樣交流,他肯定會嗤之以鼻,但是現在確實發生了。活性細胞目前已經體現出來的作用已經有四個了。①活性能力,轉化異種能量。②基因融合,融合其他生物的基因,體型巨變。③連環感染。④類人的智慧。在看見這些鼠怪,還有沙皮噗噗他們的樣子,白易多少也猜到了這些進化生物為什么會這么聰明。
  母體!
  母體可是人類,活性細胞全部來自于母體的進化生物,似乎也逐漸變得和人類相似,成為了一種類人生物。
  白易不知道這些生物的智慧可以成長到什么程度,起碼目前來說,還處于野蠻和理智的交接點,并不能被稱為智慧種族,只有極其個別的,大概可以達到小孩子七八歲的智力程度。比如這群鼠怪里面,就只有鼠王烏吱,還有寥寥其他十多只鼠怪有這么聰明,其他的,還是更像是野獸。
  鼠王的手下扛著一個皮包,上面腥臭味撲鼻,這些鼠怪能有這種簡單的動手能力就不錯了。
  白易打開了皮包,里面是一些植物,都是烏吱的手下平時注意到的。
  烏吱立即簡單的解釋,他的手下比手畫腳又扮演的。過了一會,白易幾人才弄懂,這些植物大致有什么功效。有味道古怪的,有吃了之后腫大的,有吃了之后直接死翹翹的,還有陷入混亂狀態的。這些鼠怪由老鼠變成,還繼承了老鼠的習性,在暴食期,可是什么都亂啃的,所以也總結出了這些植物有什么功效。
  梅薇思拿起一株淡紫色的植物藤條,然后詢問的看著烏吱。
  烏吱叫了一聲,立即有一個變化不大,估計有家貓大小的鼠怪跑了出來,三兩口的啃下了那段淡紫色的藤條。才剛吃下去,這個小鼠怪就搖搖晃晃的,好像在打醉拳,然后不到一分鐘,就倒在地上,呼嚕呼嚕的睡著了。果然,這種植物有致眠的能力,而且還很強勁。梅薇思大喜過望,又讓烏吱的手下嘗試了其他幾種植物。
  發現這些植物的那些鼠怪頓時跑了出來,一個一個的嘗試,只要是吃了死不了的,這些鼠怪都不害怕。
  不到一會,就有六頭鼠怪分別呈現了各種癥狀。
  梅薇思然后就著這些鼠怪的癥狀,然后加以分析,這些植物究竟有什么效果,然后總結出來。這里只有梅薇思比較擅長這些了,其實她對天然的藥材也不是很懂,不過好歹她是醫生,比其他人強了一點。
  這就是白易并不嫌棄烏吱是鼠怪的原因,有這些鼠怪總結出來的東西,白易他們可以少走很多彎路。
  “走吧,今天就在我這里吃好了。”白易招呼著烏吱朝著整理出來的那棟房屋走去。
  烏吱手下一群鼠怪頓時興奮得亂跳,包括幾個嘗試那些植物,被折騰得要死要活的家伙。在智慧逐漸增加的同時,連習性也變得向人類靠攏了。以前完全是老鼠的時候,這些家伙何嘗知道什么叫做美食?
  ……
  “白易,這樣好嗎?”海洛伊斯在烏吱一群鼠怪離開之后說道。
  “什么?”
  “他們以前可是老鼠!”海洛伊斯認真的說道。
  “我當然知道,不過有什么關系,起碼就現在來說,彼此都差不多,我們不也是怪物的樣子嗎。”白易當然知道烏吱以前和他的手下肯定殺過不少人,但是那又如何呢,白易可不是那種堅定的種族主義者。不管烏吱的種族是什么,起碼現在和白易他們相處得不錯,也幫助了很多,白易當然不會做出那種恩將仇報的事。
  “其實,如果他們真的可以保持現在的這種理智狀態的話,和平相處也并沒有什么不可以。至于以后,誰能預料這么多呢。”白易說著,朝著里面走了進去。
  白易的意思所有人都明白,這些進化生物現在雖然變得比較聰明,但是估計也不會持續多久。再過幾個月,估計就會陸續進入兇暴期了,所有人都不敢想象,那個時候,整個新西蘭又會變得如何混亂。
  怎么都覺得很怪異,居然和老鼠坐在一起吃東西什么的。
  不過,就和白易說的一樣,鼠王烏吱都表達了善意,難道他們還用刀砍人家嗎。這種事情,白易隊伍里面好像還真沒有人做得出來。
  在進入房間之后,白易才發現梅薇思在整理記錄那些植物。其他人也在看著,以后說不定什么時候就可以用得上。
  “明天讓烏吱的手下帶我們去這株藤蔓生長的地方。”梅薇思說道,指著那住紫色的藤蔓。
  這株藤蔓就是剛才讓小鼠怪陷入睡眠的植物。
  這幾天下來,所有人都發現如果進入深層睡眠的話,確實對緩和兇暴狀態有好處。但是越是往后,所有人就發現,想要進入睡眠狀態都比較困難,更不用說深層睡眠了。如果不是白易的催眠,他們肯定不會有現在這種睡眠狀態。但白易也不是萬能的,雙眼并不敢使用過度了,現在每天晚上,也就給兩人催眠,讓他們進入深度睡眠,來進行身體和靈魂的調和。
  “這個應該沒有問題。”白易點點頭。
  ……
  第二天,烏吱就帶著一群小弟和白易他們朝著發現那株藤蔓的地方走了過去。烏吱現在的智力可不差,和白易他們接觸得越多,就越是聰明,從白易他們如此重視這些東西來看,他就知道這些東西比較重要。在幫助白易他們尋找整理這些植物的時候,他也同樣在記在心里。
  而且,就連太極拳,烏吱回去之后也自己模仿著練習一下的,不過沒有人指點,練成什么樣子就不知道了。
  很快,在發現這株藤蔓的鼠怪的帶領下,一群人就找到了這種植物。
  一株巨大的紫色藤蔓,生長在一個凹陷的洼地里面,足足四五十米高,纏繞在一株巨大的樹木上面。所有人還沒有走近,就問道了一股淡淡的腐爛的臭味,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的。確認沒有危險之后,所有人才湊近了仔細觀察。這株藤蔓似乎并沒有任何危險,起碼并不像之前白易他們遇見的那株豆蔓一樣變成肉食植物。
  “附近還有這種植物嗎?”梅薇思問了一句,比劃了很久,烏吱的手下才算是理解,然后搖搖頭。
  “附近都沒有這種植物,顯然這是突變出來的個例了。”梅薇思總結道。
  “一般來說,第一次發現的物種,發現者有命名的權利。”梅薇思說了一句。不過這次,完全沒有鼠怪聽懂,命名什么的,你認為一群鼠怪可以理解嗎,讓他們找吃的還靠譜一點。
  “就叫烏紫藤吧。”白易說道。
  “可以!”梅薇思點點頭,然后在筆記本上面記錄下來。這個名字簡單,而且烏紫藤和烏吱的名字比較相似,也不算占據了烏吱的功勞。烏吱雖然不明白究竟怎么回事,但是似乎是一件好事?
  這個時候,伍爾夫突然腳下一軟,身體猛然朝著地面陷落下去。所有人看見伍爾夫手忙腳亂的爬起來,才發現這個小凹地居然是一個小型的沼澤。
  “就我最倒霉了,該死的,什么東西,將我的手刺破皮了。”伍爾夫嘴里嚷嚷著,將自己爬起來的時候抓的一把雜物丟掉。
  白易走了過去,將一根約一米多沾滿泥漿的棍狀物體撿了起來,然后抹掉了上面的污泥。污泥下面,是一根微微泛著些金屬光澤的牙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