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2)      第1347這份信念(11-1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2)     

災厄紀元1007 守護

當發現世界之核里面白易沉睡的身影的時候,所有人都按捺不住了。一定要阻止白易復活,不知道怎么的,所有人的心里都這樣想到。廝殺到現在,就算是原本并沒有敵對關系,這個時候也隕落了太多的生命。所有人都無法想象,當白冥樓的真正主人復活之后,將會演變成為什么樣子。
  就算是原本還在偷懶的人,都突然出手了,白冥樓眾人一下子面臨了更加巨大的壓力。
  茉茉的身形輕微一頓,然后猛然一個鬼閃步踏出。
  在所有的廝殺里面,一個身影淺淺的浮現。噬虛……從那個時候遇見邪妃開始,噬虛就知道,這個星域并不簡單。所以,在之后關于孕育之息的爭奪里面,他一直都沒有再次露面。因為,按照他的理解,真正的孕育之息絕對不可能這么容易就被找到。果然不枉他一直等到這個時候,真正的孕育之息果然不存在,只有殘痕而已。
  或許,其他人覺得殘痕也非常的重要,但是噬虛知道真正重要的是什么。
  那個白帝的軀體!
  如果說,那位白冥公主是先天生靈的話,那么這個白帝就更是這個世界的中心。生命是宇宙神奇之物,噬虛特殊的體質,吞噬其他先天生靈的尸體,可以吸收對方掌握的某些法則¤,w↖ww.。噬虛知道孕育之息的重要性,在最初根本就不可能被人找到,相反,提升自身的實力,以及對法則的掌握程度,以后才更有機會融合孕育之息。
  這個時候,看見世界之核里面的白易的身體浮現,噬虛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一抹喜色。
  絕好的機會!
  白冥樓里面,高手基本都已經被拖住了,而其他一些外星域的人,也不過都是一些小蝦米,所以才沒有人注意到他們。
  噬虛之前在伊斯特星域隱藏了這么長的時間,直到吞噬了好幾個人之后才被發現,就知道他的隱藏能力真的不可小覷。所以這個時候,居然沒有任何人發現,這個看上去不起眼的家伙,是曾經在太陽系星域最早曇花一現的高手。
  即便這個時候,噬虛也沒有絲毫的焦急,依舊在安靜的等待著機會。
  隨著孕育之息和生命力量的匯聚,世界之核上面的裂痕已經越來越巨大,當最中心傳來輕微的啪的一聲的時候,噬虛的眼中頓時就亮了起來,然后猛然撲落。噬虛已經完全沒有掩飾自己的氣息,既然已經出手了,當然就不用再躲躲藏藏的了。這個時候,需要的就是全力以赴,一擊必殺,不,一次吞噬白帝的軀體。
  噬虛突然升起的氣息,讓所有人都驚愕了一下,然后變成了兩種不同的神情。
  其他星域的人雖然不知道這個突然出現的家伙究竟是什么人,但是看上去,起碼目的和他們是相同的,都是阻止白易復活。所以,在這些人的臉上,都露出了驚喜的神色。不過,在白冥樓眾人的身上,則又變得完全不同了。在大部分白冥樓成員的臉上,都露出了驚恐的神色,怎么會有人混入了最中心,難道?
  世界之核被噬虛強行破碎,然后化為了猙獰的本體,朝著中心撲了過去。
  看見近在咫尺的白帝的軀體,即便是噬虛,心中也忍不住一陣狂喜。這可和其他星域一般的先天生靈完全不同,可以說,這個白帝,絕對是這個新生的太陽系星域的核心,里面所擁有的,是這個世界的法則軌跡。
  得手了!
  鋼紋禁錮??強制抓取!
  就在噬虛即將撲到白易身上的時候,突然之間,無數金色的紋路朝著四周蔓延,所有在世界之核附近的人全部被束縛在空中,而且,這些金色的紋路還在不斷的朝著他們的身體里面蔓延。可以說,這個時候,噬虛的心里是最驚愕的,當那個高大的身軀出現在面前的時候,他的臉上還殘留著剛才的驚喜。
  鋼紋破碎!
  咔嚓一聲金屬碎裂的聲音,無數的裂紋瞬間朝著四周蔓延。噬虛在這個身影出現的時候,就已經覺得不妙了,但是這個時候,被伍爾夫偷襲的他卻完全無法移動身體,那種金色的紋路,不僅將他的身體禁錮了,就連靈魂仿佛都徹底的凍結了一般。
  轟的一聲,噬虛剛剛撲下的身體瞬間就倒飛而出。
  在飛出的時候,噬虛的身體和靈魂就順著金色的鋼紋不斷的破碎。和一般的物理打擊完全不同,就仿佛身體之間的聯系被強制切斷一般,自己朝著四周裂開。強大的沖擊,不僅是噬虛,就連四周的其他人,也一并被轟飛,在半路的時候就全部四分五裂。在伍爾夫的前方,就如同核彈爆裂一般,強大的沖擊雖然沒有這么猛烈,但是集中性卻強得不可思議。
  一座懸浮的山脈直接被轟碎了大半,噬虛的身體重重的陷入了山脈里面。即便這個時候,噬虛也沒有死亡,不過,噬虛的大半個身體都被破碎了,剩余的一只眼睛轉動了一下,然后才看向遠處那個突然出現的身影。
  伍爾夫!
  傳說里面,白帝的左膀右臂,白冥樓最堅實的屏障。
  不僅是噬虛看向這里,其他人的臉上也是一陣驚愕。難怪在之前這家伙從來沒有出現過,原來是在這里。白冥樓最堅實的屏障,當然會守護在白帝這里。
  另外一邊,和其他一些小兵戰斗在一起的文迪仿佛也頓時感覺到了一樣,朝著這邊望了過來。這種感覺,雖然從來沒有見過,但是文迪可以肯定,那就是他的父親,伍爾夫的氣息。從伍爾夫身上分離出來的原血,可要比通常意義上的血脈傳承更加的純粹。而伍爾夫在出現之后,也立即就感受到了文迪的氣息,并且在生命場內看見了文迪的樣子。
  這小子,就是他的兒子嗎!
  露出一個笑容,伍爾夫才朝著外面走了出來,雖然對自己這個素未謀面的兒子有些好奇,但是伍爾夫知道自己現在需要做的是什么。
  突然之間,一道巨大的軌道炮猛然從遠處瞬息而至。那毀滅性的氣息,簡直就好像要將所有的東西全部毀壞一樣。在中途的所有東西,全部被這道軌道瞬間炮溶解。這種浩大的威勢,頓時讓不明所以的人生出了一股驚喜。讓這個突然出現的家伙裝逼,這下……額,實力弱一些的人頓時就驚呆在原地。
  看上去驚人無比的軌道炮,在進入了金色的鋼紋當中之后,就仿佛被什么東西遲滯禁錮一般,速度愈來愈緩慢,最后居然硬生生的被禁錮在空中。
  開玩笑吧!
  這一發軌道炮可不是實質的炮彈,而是強大的毀滅能量的光束啊。明明是毫無實體的東西,卻被這樣禁錮在空中,給人的震撼實在是太大了。特別是發動攻擊的塞恩佛諾星域的人,更是瞪大了眼睛。
  只有一些同樣達到這個層次的人才在心里嘆息了一聲。
  這就是為什么明明科技武器的威力看上去更大,但是在真正頂端的戰斗里面,卻并沒有多少人使用的原因。純粹的科技武器,在低層次的戰斗里面,確實擁有毀天滅地一般的威力,但是一旦涉及到法則的層次之后,這種死物就受到了限制。除非科技可以再次突破,否則就將徹底止步于此了。
  那個伍爾夫身邊蔓延出去的金色紋路,很顯然就屬于法則的一種。
  鋼紋??禁錮!
  不僅是物質,就連能量甚至靈魂,都可以完全的禁錮。
  伍爾夫的大手輕輕的一握,這一發被禁錮的軌道炮頓時出現無數的裂紋,然后咔嚓一聲化為無數的能量消散在空中。
  雙手環抱在胸前,伍爾夫面無表情的面對著所有人,無數的金色紋路以伍爾夫為中心不斷的蔓延出去。特別是在原本世界之核的地方,更是被金色的紋路構成了一個圓形的立體防御。伍爾夫的姿態,毫無疑問的說明了一件事情,所有想要阻止白易復活的人,都必須先越過他的防御。
  伍爾夫,白冥樓最堅實的屏障,也是白易最好的兄弟。
  在之前被砸出去的地方,噬虛控制著四周碎裂的身體逐漸朝著自己漂移過來,然后開始融合。不過,其中一部分上面依舊纏繞著金色的紋路,完全無法融合起來。當發現這種情況之后,噬虛也沒有強行融合,只是身體輕微的蠕動變化。很快,噬虛就露出了新的身體,比之前小了一號,但是更加的充滿流線感和力量感。
  推開身前倒塌下來的山石,巨大的山脈頓時朝著旁邊分開。
  噬虛臉上帶著冰冷的笑意,緩緩的朝著外面走了出來。
  伍爾夫嗎,這還是噬虛第一次被其他人給偷襲,而且吃了這么一個大虧。身體輕微的繃緊,噬虛猛然彈射而出,大部分人根本就沒有看見發生了什么事,原本遍布的鋼紋當中就出現了一個大洞,噬虛的身體散發著幽暗的光澤,出現在伍爾夫的身前。
  噬!
  噬虛右爪帶著幽暗的光芒,暮然插向了伍爾夫的心臟。
  ...
  (啟蒙書網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