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1006 再一次

貝琪身上的傷勢隨著赤紅色火焰燃燒,快的消失,而這個時候,寧雪也露出了完整的邪女玀形態。兩人相互背對,雖然面對著強大的對手,但是卻依舊輕松鎮定。
  “你過去吧,這里交給我就可以了。”寧雪開口。
  “可以嗎!”貝琪并沒有什么驚訝。
  “這個時候,最危險的,就是你們那個倔強的公主了吧。”寧雪說著,露出一個妖異的笑容。“而且,我可不是適合和別人聯手的能力。”
  貝琪停頓了一下,然后一個閃步飛了出去。其他幾個人一愣之后,就想要追上去,不過卻被寧雪給阻攔了下來。就和寧雪說的一樣,現在這個時候,所有人的死之命運都已經被茉茉給斬斷,就算是被大切八塊,也只是停留在‘死’的那一瞬間。只要在真正的死之命運流動之前,將傷害修復,就可以繼續活下來。不過,在所有人里面,卻有一個人是例外的,那就是茉茉本身。
  和其他人已經停頓的死之命運不同,茉茉的命運線,是一直在流動著的。而且,因為承擔著所有人的死之命運,茉茉更加的危險。
  表面上的最強,卻是最危險的。
  為了復活白易,茉茉不惜任何的代價;但是,身為白冥樓的公主,她又需要有身為公主的擔當。
  而且,寧雪也沒有撒謊,她的力量,根本用不著和別的人配合。
  “你們還真是自信啊!”幾個之前和貝琪戰斗的高手看著寧雪,冷漠而嘲諷的說道。雖然寧雪一出場就聲勢奪人,但是他們還不至于害怕。如果是貝琪和寧雪兩人一起的話,說不定他們還有一些忌憚,但是現在這個新出現的女子居然讓貝琪離開,準備單挑他們幾個人。這已經不是自信,而是自大了吧。
  “是嗎!”寧雪帶著妖異的笑容,抬起了右手。沒錯,單純的實力,到了他們這種層次,已經無法簡單的分出上下。不過,可以知道的是,貝琪和寧雪兩人相比,貝琪更擅長單挑,而寧雪,則是更加擅長混戰。
  “我和貝琪,不同!”
  邪女玀?九肢!
  ……
  貝琪原本是朝著茉茉那里飛過去的,不過突然之間,貝琪卻立即調轉了方向,甚至更加快的飛過。火焰在身后拉伸成為一對雙翼,貝琪以驚人的度,繞著四周環繞了一圈。四周正在攻擊世界之核的人全都朝著外面被推開,然后驚訝的看著那個赤紅色的身影。
  雖然擔心茉茉,但是貝琪知道茉茉最希望的是什么。
  在看見這群人攻擊中心的世界之核的時候,貝琪沒有絲毫猶豫的就改變了方向。
  炎術?炙滅燃燒!
  貝琪沒有任何的廢話,雙手變換幾次,之前飛行的環形區域內一圈環形火星瞬間朝著四周席卷。就如同點點星光一般,無比的美麗,但是卻充滿了驚人的危險性。凡是被這些火星接觸到的地方,不管是什么東西,全部如同燒得通透的石炭一般,升起了驚人的高溫。就連那些不燃物質、金屬、石體,都開始燃燒。
  ……
  鬼閃步?瞬空!
  茉茉的身形如同鬼魅一般,仿佛穿透了空間,從四處劃過,凡是茉茉飛過的地方,那些企圖攻擊世界之核的人全部栽倒在地上。
  一雙金色的大手在茉茉一個停頓的時候,正好從上空壓了下來。
  這個白冥公主的實力實在是太強了,也太危險了。幸好這位耶諾星域的大師似乎可以抵抗那種斬斷死之命運的力量,所以才可以稍微拖延一下,否則現在可不知道死了多少人了。轟隆一聲巨大的聲響,已經被茉茉殺得有些膽寒的人都松了一口氣。只是,和這些人臉上的輕松完全不同,這位耶諾星域的大師臉上卻非常凝重。
  被金色大手壓下的地方,法則自成封印式,就算是一些頂級大能,恐怕都無法掙脫。
  那是理論上!
  事實上,在金色大手之下,無數的暗色透明蝴蝶不斷的朝著四周散開。這些暗色的蝴蝶仿佛無視任何的物質和能量封禁一般,就這樣輕易的穿透了金色彌陀像的大手,不斷的朝著四周飛舞。
  身化萬千!
  這并不是什么特別強大的能力,某些特別的種族天生就可以做到這一點。而在修煉到某種程度之后,也可以將之形成一種秘術。不過,這個白冥公主讓人忌憚的是,她化身的這些食靈蝶,沒有實體,也不拘束于能量,就連彌陀像都無法封禁住。
  無數的暗色食靈蝶在空中高的舞動,在遠處逐漸匯聚在一起。一個人影在漫天的蝶影里面重新出現。就算是那些頂級的高手,都凝重的看著飛匯聚的蝶影,更不用說那些實力一般的人了。緊張的人群當中,各種攻擊不斷的落下,不斷的攻擊著這些食靈蝶,但是卻仿佛完全無法攻擊到一般,全部穿透了出去。當最后一群蝶影匯聚,茉茉的身影再次出現的時候,幾乎所有人的心里都暗自跳了一下。
  只是,就在所有人都感到壓抑的時候,茉茉卻突然將死亡勾鐮杵在空中,然后咳出了一口鮮血。
  受傷了?
  所有人都變得驚喜,還好,他們的攻擊并不是沒有效果,原來傷害還是可以積累在這個白冥公主上面的。
  只是,只有那個耶諾星域的大師看得非常的清楚,根本就不是他們的攻擊。這個白冥公主化身萬千的食靈蝶,屬于一種特殊的介質。除非這些人的攻擊里面帶上法則的痕跡,否則根本就攻擊不到這些食靈蝶。這個白冥公主之所以吐血,可不是因為他們的攻擊,而是身上承擔了太多的死之命運線。
  “和尚,怎么不動手了?”茉茉的身體輕微的佝著,傳出低沉的聲音。
  “白冥公主,何必呢,你的身體,還可以堅持多久?”這位耶諾星域大師倒沒有糾正茉茉的稱呼,反而憐憫的看著茉茉。
  “那不是你需要擔心的問題。”茉茉猛然抬頭,絲下的瞳孔散出幽靜的光芒。
  嗖的一聲,茉茉就飛了出去,還想要說些什么的大師頓時就集中了精神,這位白冥公主,可不是一個可以分心的對手。驚人的廝殺再次展開,雖然是第一次使用勾鐮,但是在茉茉的手中,卻揮出了了驚人的實力。
  斬術!
  冥流!
  凈魂焰!
  死亡勾鐮!
  禍魘蝶?死之軌跡!
  嬌小優雅的身軀,帶起了驚人的旋風,將任何一個敢于接近世界之核的人全部斬殺。這個時候,其他人都已經現,茉茉針對的并不是所有人,而是那些想要去阻止世界之核的人。不過,就算是知道這一點,他們也不可能縮在后面,因為躲在后面,也只不過是延緩了這么一點死亡的時間而已。
  明明知道前面就是死亡的漩渦,這些人還是不得不沖上去。
  鐺!
  錚!
  咔嚓!
  所有人都已經現,想要破壞世界之核,就必須突破白冥公主的封鎖。連續的戰斗,茉茉幾乎承擔著巨大部分的攻擊。連續的交手撞擊聲,茉茉的身形在空中猛然倒退而出,在空中拉出了白色的軌跡。
  當退回世界之核的附近之后,茉茉才輕微彎下了身體,然后從嘴角流下一絲血跡。
  只是,完全沒有停下,茉茉又再次站了起來,朝著外面一步一步的踏出。
  我不需要憐憫!
  我也絕對不會倒下!
  因為,我心中最重要的人,就將再次回到面前。在這個時候,我怎么可能會倒在這里。不管付出什么代價,我都想要再次牽上那一雙溫暖的大手。我已經不想再一次,再一次,無力的大聲哭泣。
  所以!
  所以……!
  即便已經承擔了太多的死之命運,但是茉茉嬌小的身軀依舊倔強而堅強的挺立著,就仿佛心中的意志和期望一般。
  而在所有人的激戰里面,棉花團體內的孕育之息殘痕也逐漸散干凈,然后靜靜的朝著地面跌落。所有人看了一眼那個逐漸跌落的肉~團,就完全沒有人在意了。因為,所有人現在都很清楚了,棉花團不過是孕育之息的伴生體,如果說以前還有一些價值,那么現在連殘痕都已經沒有了,已經沒有了任何爭奪的必要。
  而這些孕育之息的殘痕在融入了沉眠之地之后,就仿佛徹底的消散了一般,失去了所有的氣息。
  結束了?
  當然不可能結束,只是,實在是太安靜了,就仿佛什么都沒有變化一般。就連棉花團跌落在地上,那輕微的啪嗒一聲,似乎都可以聽見一樣。即使是在戰斗當中,所有人也分出了一絲精神,注意著這個世界的變化。
  一瞬,還是萬年?
  無法形容這個時候在沉眠之地內的所有人的感覺,就仿佛過了很長時間,又仿佛只有一瞬間,原本無比安靜的世界,突然之間好像擁有了脈搏一樣,突然開始了生命的躍動。從四方天的世界里面,仿佛什么東西開始聚集,而聚集的位置,就是中心那個世界之核。而這個時候,很多人的目光更是穿透了核心,看見里面那個沉睡的身影。
  白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