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1)      第1347這份信念(11-21)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1)     

災厄紀元1005 斬斷的死之命運

世界之核出現,所有人都已經明白了白冥樓的目的。
  復活白帝!
  其他人來到太陽系的時間也不短了,在收集孕育之息的信息的同時,他們當然也聽過這個世界的傳說。流傳在外面的事跡不一定完善,不過既然白冥樓是真實存在的,那么還是有跡可循。白帝,不管是對于白冥樓還是對于這個新生的世界來說,都是無可替代的存在。其實,早就可以猜到了,白冥樓的行事作風很大氣,這么大張旗鼓的布置和算計,除了復活白帝以外,根本不可能有另外的事情。
  以孕育之息殘痕為引,以無數外星域強者為祭品,復活白帝!雖然沒有先例,但是,僅僅是從等價交換原則來看,應該都可以成功了。
  復不復活白帝,和他們原本并沒有多少關系,畢竟,不管這個白帝在傳說里面怎么厲害,和其他星域都沒有什么直接的影響。不過這個時候,當他們自己成為祭品的時候,就沒有人可以冷靜下來了。
  一定要破壞白冥樓的計劃,不算是為了自己的小命還是為了搶奪到孕育之息的殘痕。
  無數人朝著中心的世界之核沖了過來,不過這個時候,茉茉變為白骨的右手將那柄勾鐮抬起,高速從空中劃過。無聲無息,四周一圈的人全部朝著地面墜落。當其他人飛速的躲避到遠處之后,才驚恐的看著茉茉,以及那柄勾鐮。匯聚無數人的死亡命運,融合白冥公主自身的血肉,這柄勾鐮……。
  死之寶具!
  這位白冥公主在之前的戰斗里面已經徹底證明了自己的實力,這個時候,再加上這樣一件死之寶具,所有人都不由心底發涼。難道,白冥樓真的打算將所有被封在這個世界的人全部都殺掉嗎。
  “阿歸耶諾!”一個穿著寬大彌服的大師宣了一聲,突然出現在茉茉的身前。下一瞬間,暗紅的勾鐮暮然從空中劃過。幾乎是同時,在這位大師的身后,也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彌陀寶相。錚的一聲劇烈的撞擊聲,空中仿佛都被切為了兩半一樣,死亡勾鐮居然被這個彌陀寶相用雙手夾在了掌心。
  無形的力量涌動,寶相上面,淡淡的金色絲線緩緩的朝著死亡勾鐮上面纏繞了上去。
  擋住了!
  所有人都非常的驚訝,這位白冥公主在將死亡勾鐮拿出來之后,可是擦著就死。不,應該是擦沒擦到都要死,死之寶具可不是說笑的。可是沒有想到,這個耶諾星域的大師居然可以擋住白冥公主的勾鐮。
  “公主大人還請不要多造殺孽。”這位大師擋住了茉茉的勾鐮之后,認真的說道。
  “耶諾星域,也要動手了嗎。”茉茉的臉上很平靜。
  “孕育之息出現,對內宇宙來說,是機遇,也是一場巨大的浩劫,耶諾星域并不是為了自己,只是為了阻止這一場巨大的殺劫而已。”這個耶諾星域的大師寶相莊嚴的說道。
  “是嗎!”茉茉的臉色無比的平靜。
  輕微一個旋轉,死亡勾鐮瞬間割斷了那些纏繞上來的金色絲線,然后從空中抹過。幾乎是同時,茉茉的身形就出現在這個耶諾星域大師的身邊。這位耶諾星域大師的心里頓時咯噔一聲,要糟……只是,交錯而過的時候,兩人的目光交錯在一起,這位大師卻發現茉茉的眼中很平靜,完全沒有絲毫的殺意。
  錚的一聲,死亡勾鐮從空中拉過,彌陀寶相那個巨大的腦袋頓時斷裂,重重的墜落。
  轟隆隆的墜落聲中,這位耶諾星域的大師雙手合在一起,神情很是凝重。直到現在,他都還沒有明白,為什么這個白冥公主的眼中沒有絲毫的殺意。明明沒有殺意,但是卻又可以一點都不猶豫的將這么多人斬殺,如果不是假裝的,那么就是,殺戮在對方心中完全不值一提。那可比真正的殺人如麻更加的令人心悸。
  ……
  “嚯~居然可以擋住,這個耶諾星域的大師還真的不錯。”在另外一邊,進入這里的邪妃寧雪看見茉茉的戰斗,也說了一句。
  “感覺上,耶諾星域就和佛教差不多,不管是推崇的教義,還是力量。”旁邊的青詩雨也點點頭,然后補充了一句。耶諾星域的力量確實就和佛教差不多,不過力量的具體性質還有待考證,而且名字上,也是有所不同的。比如耶諾星域最常見的就不是佛號,按照音譯的話,是‘阿歸耶諾’。
  “師傅,不是擔心這個的時候吧。”
  旁邊的艾羚扶著自己和師弟鼉牙的身體,焦急的說道。在被寧雪帶入這個世界之后,還沒有上去參與戰斗呢,就發現所有人都成為了祭品。類似寧雪之類的還沒有多大影響,不過像艾羚和她師弟這種才剛剛拜入中雪府不久的,就完全支撐不住了。隨著生命力被吸取,別說戰斗了,就連站穩都非常的困難了。
  “不是擔心這個的時候,那擔心什么?”
  “師傅,這個生命獻祭可是所有人。”艾羚頓時緊張的說道。這樣下去,別說去幫白冥樓什么的了,估計他們也會被白冥樓一起當做祭品給獻祭了。
  “你也在白冥樓學習過一段時間的,你認為白冥樓是什么樣的?”寧雪突然問道。
  “額!”艾羚頓時呆了一下。當初寧雪因為要熟悉新的力量,所以將她和師弟鼉牙丟在了白冥樓,雖然說起來,寧雪確實挺不負責的。不過卻也因為如此,艾羚和白冥樓算是有了不錯的關系,還有很多的的朋友。白冥樓,絕對沒有傳聞中這么兇殘,不管是實力還是行事的作風,其實都足夠光明正大。
  “你完全不用擔心,死不了的。”旁邊的宋陽曦安慰了一下自己的師妹。
  “沒錯,白冥樓一直都很有分寸。被困在這個獨立世界的人或許會被獻祭一些東西,但是絕對不會死。事實上,最初茉茉她就已經說了,讓其他人出去,既然自己不出去,那么被當成祭品也怨不著誰。而且,那些人都沒有死,不如說,在這種狀態里面,想死都死不了。”寧雪指著那些跌落在地上的人。
  艾羚頓時看了出去,才發現師傅指的,居然是那些被白冥公主的死亡勾鐮斬落的家伙。
  不會吧,這都沒死,而且死不了是什么意思?
  “死之命運線在這里被斬斷了!”寧雪解釋了一句。
  艾羚和鼉牙兩人完全不明白死之命運線在這里被斬斷是什么意思,不過既然寧雪這么說,那么那些人估計就真的沒有死亡了。這讓剛才還緊張無比的艾羚和鼉牙兩人頓時松了一口氣。老實說,那段時間在白冥樓學習,他們已經和白冥樓的很多人成為了朋友。如果這個時候他們因為來幫白冥樓反而被誤殺的話,可就鬧了大烏龍了。
  “嗯……!”突然之間,寧雪抓住了艾羚和鼉牙的手臂。
  “師傅?”艾羚頓時非常的緊張。
  “真是遺憾,你們這點力量估計白修煉了。不過,也許是一件好事,之后找白冥樓要回補償就夠了。”寧雪說道。
  “啊?”
  “走吧,去體驗一下不同外星域不同的力量吧。不用擔心死亡,所有人的死之命運在這個世界封閉的時候就已經被斬斷了。”寧雪說著,朝著前面踏出一步,從空中高速的墜落。青詩雨拍了拍艾羚的肩膀,也跟著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落下。很快,中雪府的人就加入了戰場,只有艾羚他們幾個后輩,完全不明所以。
  空氣拉動著寧雪的旗袍,露出了優美的身體,不過,邪妃一出手,就絕對沒有表面這么優雅了。從空中落下的同時,寧雪雙手勾起,一群正在圍攻白冥樓底層人員的外星域人頓時停止在原地,然后突然開始自相殘殺。
  寧雪的身形并沒有停止,而是直接落在了一頭龐大的虛獸頭頂,然后重重的落下。嬌小的身體仿佛攜帶著沉重無比的力量一樣,這頭龐大的虛獸被寧雪踩著,硬生生的砸落在地面。轟的一聲,巨大的煙塵當中,寧雪出現在一處高端的戰場。正在和貝琪和灸炎鳥糾纏的幾個高手頓時就瞇了一下眼睛。
  難道,到了這個時候,白冥樓還有新的人員出現嗎!
  “白冥樓的人?”其中一人頓時聞到。
  “不,中雪府,邪妃!”寧雪雙手抱在胸前,站立在虛獸的頭頂,傲然的說道。在寧雪的腳下,那頭龐大的虛獸死命的想要站起來,但是卻根本就無法移動,就仿佛頭頂那個小小的人影攜帶著整個世界的重壓一樣。
  “真是沒有想到,你居然會來。”貝琪趁著這個機會,朝著外面彈了出來。這個時候,貝琪的身上已經多了很多的傷口,其中一條幾乎將貝琪的身體撕裂成為兩半。不過,隨著赤紅色的火焰逐漸燃燒,這些傷口就仿佛浴火涅槃一般,飛速的開始愈合。
  “你們白冥樓太見外了。”
  “茉茉她不會叫你們的。”
  “所以說,那對父女一樣的別扭。我們身為十二支柱之一,怎么可能完全置身事外。”寧雪說著,身體頓時開始逐漸變化——異血真靈,邪女玀!
  之前還不知道寧雪究竟是誰的這些人看見寧雪的變化,再感受到寧雪身上的氣息,頓時心中一凜。可惡,哪里又來的高手,絲毫不比這個貝琪差。而且聽上去,這樣的人居然有十二個,是那什么十二支柱。